王赫:俄烏戰爭對中共攻台野心的雙重影響

臺灣 軍隊

俄烏戰爭對中共攻台野心的影響,是各界關注的一個重點。筆者曾於3月1日發表 「俄烏戰爭進程重挫中共攻台野心」一文,根據最初五天的戰爭進程與國際反應,認為其帶來的軍事震撼和制裁震撼,使中共已難渾水摸魚。但是,鑒於俄烏戰爭可能長期化,中共對其評估會發生變化,這或從某些方面反而增強了攻台野心,國際社會不得不防。本文略談三點。

其一,中共自付軍力超過俄羅斯

高科技戰爭背景下的戰爭,第一波是導彈攻擊,但總體來看,俄軍精確制導導彈打擊力度太低。據美國廣播公司3月6日報道,美國一名高級國防官員稱,自2月24日本次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俄羅斯一共發射了大約600枚導彈。比較而言, 1991年海灣戰爭,美軍第一天就發動了125次使用BGM-109「戰斧」巡航導彈的遠程導彈打擊;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首日打擊強度提升到了300枚「戰斧」導彈。俄羅斯的導彈技術並不差,為什麼卻在第一輪打擊中畏手畏腳?顯然是其導彈儲備不足。為什麼導彈儲備不足?軍費有限應是主要原因。

根據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數據,2020年俄羅斯軍費606億美元,而中共高達1933億美元(占全球軍費總額的10.6%,僅次於美國),是其三倍多。同時,中國的GDP更是俄羅斯的10多倍。中共自評,雖然某些軍工科技不如俄,但軍事實力並不低於俄,軍事潛力遠大於俄。而且,中共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中程導彈庫;這次俄烏戰爭,又促使中共繼續擴充導彈武庫。有陸媒發文稱,如果中共發動戰爭,「我軍的首輪打擊火力密度,將會直接刷新美軍留下的世界記錄。」

更重要的是,現代戰爭是作戰體系的對抗,在遠程打擊之前,會先發動電子戰、網絡戰。俄烏戰爭顯示俄羅斯在這方面乏善可陳,甚至連制空權都未完全奪取。在這些方面,中共自認為已超過俄羅斯。去年9月1日,台灣國防部發表《2021年中共軍力報告書》,強調中共高軍隊現階段已經具備對第一島鏈以西區域的「軟硬殺傷電子攻擊、通信阻絕與遮沒能力」,可以結合網軍啟動對台有線與無線全球網絡攻擊,癱瘓台灣的防空、制海及反製作戰能力,因此對台灣「威脅甚巨」。

其二,亞太國家難像歐盟那樣力挺台灣

這次俄烏戰爭中,歐洲國家力挺烏克蘭、制裁俄羅斯,心之齊、力之大都是空前的。歐洲人認識到,若今天沒有幫助烏克蘭,明天就會有戰爭上門。正是有了美國、英國、歐盟、北約源源不斷的軍事和經濟支持,烏克蘭太越戰越勇,使俄羅斯陷入泥潭。

但是,一旦中共攻台,這種情況很難在亞洲出現。第一,烏克蘭是主權國家,國際社會一致承認;而中共竊國以來,就處心積慮的一直在封殺台灣的國際空間,自創了個「談判建交」方式,要求於其建交的國際必須認可「一中原則」,使得台灣在國際上沒有主權地位,連WHO都參加不了。台灣目前的邦交國只有14個,都是小國,國際地位遠不如烏克蘭。

第二,中共對國際社會的經濟綁架遠非俄羅斯可比。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貨物貿易大國、第一大工業國、第二大消費市場,是120多個國家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還吸收了巨額的外商直接投資(累計2.7萬億美元),並在全球三大經濟板塊之一的亞太板塊起主導作用了。深圳港、寧波港、上海港在疫情中被封控,全世界都受影響,中國已成全球供應鏈的中心節點之一。經濟上的相互依賴成為中共手中的一張王牌,「全球化」被中共武器化了。此外,中共還善於搞經濟誘惑,如同《聖經·啟示錄》中所預言的「大淫婦」。

第三,對這次俄烏戰爭,東盟國家在整體上迴避選邊站,儘量採取了模糊的措辭,只有新加坡表示將在銀行和金融等方面對俄羅斯實施「適當的制裁和限制」。印度中立,乘機大購俄羅斯石油。布恰慘案曝光後,4月7日的聯合國大會緊急特別會議雖然以93票贊成通過一項關於暫停俄羅斯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資格的決議,但仍有24票反對、58票棄權,反對票和棄權票之和與贊成票僅相差12票,這意味著聯合國面臨分裂風險。

據此,中共或許研判,如果武力攻台,來自國際社會的譴責、制裁不會強過今日,自己比俄羅斯更有能力抗過去或者化解。

其三,美國事先聲明不向烏克蘭派一兵一卒,其戰爭意志大受質疑。

俄烏戰爭之前幾個月,拜登政府一再警告俄羅斯不要入侵烏克蘭,同時又明確表示不會派兵參戰,因為不想與俄羅斯發生戰爭,不去冒核大戰的風險。從戰略考量角度講,拜登政府無可厚非;從戰略操作角度講,則是糟糕的。就如同從阿富汗撤軍本身沒錯,但撤軍方式一塌糊塗。這使美國完全喪失了戰略威懾能力。

拜登政府這種戰略操作模式,也反映在對華政策上。一方面表示要與中共「極端競爭」,基本延續了川普政府的做法;另一方面,又表示要設「護欄」,避免競爭變成衝突或戰爭。對此,中共會怎麼看呢?或許認為拜登政府是在以戰術強硬拉來掩蓋其戰略軟弱。所以,我們看到,從阿拉斯加到天津,中共向拜登政府叫板,公然提出「三條紅線」、「兩張清單」;今年3月18日的拜習視頻通話,新華社通稿居然說拜登「我願重申:美國不尋求同中國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白宮聲明中沒有這些內容。)中共這是搞「上兵伐謀」,從戰略上圈住拜登政府。本來中美實力差距甚大,美國可對中共實施有效威懾;但是中共卻通過爭取戰略主動,對美國實施反向威懾:「台灣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將會對兩國關係造成顛覆性影響。」

從俄烏戰爭中,中共看到了危機,但也看到了拜登政府的破綻,覺得自己更有把握對付拜登政府。中共對解決台灣問題有全盤考慮,把重心放在美國身上,力圖讓美國的「戰略模糊」變成「戰略無作為」。這有突出的兩手:一手是大力發展核武,使美國不至於為了台灣來打一場核戰爭;另一手是跟美國搞經濟競賽與高科技爭霸戰,力爭GDP儘快超過美國,科技上「彎道超車」和「換道超車」,企圖最終以碾壓優勢輕鬆拿下台灣。

結語

俄烏戰爭是場戰爭公開課。台灣在學,中共也在學。關鍵是誰學的快、學的路子對。中共特別喜歡從反面學,這將使它對台海戰爭的準備更充分、戰法更野蠻、手段更激烈。對此,台灣、美國和國際社會,需要系統思考、嚴正以待。切不可盲目樂觀。

大紀元首發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