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忍的道歉傷害了誰?

戴立忍

文:夏小強

2016年7月,趙薇導演新片《沒有別的愛》更換男主角的事件,並沒有因為戴立忍的三千多字的道歉聲明而落幕,卻引發外界更多的關注和討論。

戴立忍

戴立忍的道歉聲明發出後,外界一些評論對其文字和內容讚賞有加,稱戴是「謙謙君子」。可是,無論戴立忍的道歉文字看起來如何真誠坦蕩,仍然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上個世紀文革中,大量的知識份子都曾被迫違心地寫下類似這樣的思想匯報,向黨組織真誠的「交心」。唯一能夠顯示出當代特徵的標誌,就是現在的「道歉聲明」的名稱代替了昔日的「悔過書」。

戴立忍在道歉聲明中稱:「過去我參與公民運動是社會參與,並非起於政治行動,更無關於特定政黨的支持,那是對於弱勢或不公不義事件的發聲,也是透過社會參與的公民責任。」既然如此,公眾人物為社會正義發聲,履行公民責任,何錯之有?既然沒有錯誤,又為何道歉呢?

戴立忍稱,「很遺憾因我個人過往作為引起爭議影響眾人辛勤的投入,我對於投資方和全體工作人員深感抱歉,本人也支持片方做出的換角決定。」這顯然也不是事實,戴立忍個人過往行為沒有影響眾人辛勤的投入,相反,是挑起事件的背後的政治勢力造成的結果。

很顯然,網絡上對戴立忍的攻擊並不能代表所謂的民意,那只不過是共青團中央挑起併發動網絡五毛和水軍的惡意攻擊。熟悉和瞭解戴立忍的粉絲們根本不會相信那些謠言,因此戴立忍無需向粉絲們和網民道歉。那麼,戴立忍是在向誰道歉呢?

此前遭到中共打壓的香港藝人何韻詩一語道破真相,她在臉書直言:「這種屈服,是無止境的。」

何韻詩
何韻詩

何韻詩在留言中說,「不明白為甚麼那麼多藝人為了一份工作,連基本的尊嚴都要放一旁。這些道歉這些聲明,大家還真的以為是來自網民的壓力,為了討好網民嗎?真正在運作的,是背後更大範圍的施壓,還有各公司高層時不時會收到的來自『樓上』的電話,在業內早已不是秘密。我本人就曾收過不少這樣的『收聲』指令,藝人被道歉、被聲明,就是在向這些背後的人交代。」

戴立忍道歉聲明的對象,不是粉絲,不是網民,不是電影劇組,而是操縱這一事件背後的中共政治勢力。

其實,如果按照中共政治運動中整人的標準,戴立忍遣詞酌句地道歉聲明有些費力不討好,並不過關。但是,能夠讓藝人們在恐懼下屈辱地表態,也基本達到了事件製造者需要的效果。

生活在西方或者任何一個正常社會的人,可能都很難理解和體會發生在中國的一些事情。其實,生活在中國社會的所有人,包括在中國進行商業和演藝活動的外來人士,都被籠罩在中共控制的陰影下,都隨時可能成為中共體制的受害者,戴立忍也不例外。

從根本上講,戴立忍也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他的道歉聲明,也使自己受到了傷害。在事業前途、經濟利益和個人名氣的多重壓力下,聲明中的不乏違心的辯解和道歉,都顯得無力與無奈。對自己過去正義行為和正確選擇的撇清,都讓人感受到在恐懼下的屈辱。面對邪惡強權的打壓,在正義與邪惡的選項中只有一個,沒有中間道路,任何的妥協與屈從,只能給自己的歷史留下污點。

類似戴立忍等藝人道歉事件的不斷發生,受到傷害的還不僅僅限於當事人,社會本應該正常存在的自由環境,包括言論自由以及公民的基本權利,都在受到損害。在邪惡強權的脅迫下,恐懼瀰漫整個社會和人心中,不斷地妥協和屈從,在助長著邪惡的囂張氣焰,古人「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氣節越來越遙遠無望。

其實,在這個中共一手製造出來的網絡文革事件中,中共也在自傷其體。人們已經完全看清,中共無時無刻地都在製造著仇恨、恐怖和罪惡,這也提醒著人們,中共政權只要存在,就會不斷作惡,這一點不會改變。

首發于大紀元夏小強專欄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