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魔都糧行學徒日記(三)

民國 上海

文:菜鳥阿伊古

導言:民國《糧食日報》從1948年5月份開始刊登一個連載,是一個糧行學徒的日記,前前後後連載了將近半年,主要內容就是他學徒的日常和在上海生活的見聞。篇幅都不太長,主要是時間連續,挺有意思的。我計劃每次把他幾篇日記合一,發篇文章。也算個小連載小系列,幫助大家了解一下民國的學徒生活。

·糧行學徒​日記(13)

起身不久,有人進來打門,真討厭,大概又是客人到了,懶洋洋地下去開門,原來是叔父。連忙請至客堂坐談,原來叔父得知我昨晚身體不好,特地把他上周買來自己吃的一瓶維他命丸給我,其實我只是一點小傷風,倒驚動了他老人家,可見長輩們對他的幼輩們,是如何愛護備至。我覺得一定要勤懇自己的學業,才足以報答他老人家。

早飯後,沒有更重要的事,就至某糧行收麻袋。到了糧行,因為他們管麻袋的人不在,等一等就等了一個小時,因為時間太局促,當他們把麻袋交給我後,也不點數目。忙僱了車子便回行,到了行裡,一點數目不錯,可是都被調換成了破麻袋

當然是我太魯莽了,給先生埋怨了一頓,後來由行裡打電話交涉後,由對方賠了幾十萬了事

下午用印機油印了許多印刷品,工作了兩個小時,覺得腰酸背痛,大概是傷風未痊愈,精神不佳所致,但又不能立刻去休息一下,想想真苦。

晚上給友人寫一封信,他還在求學,告訴他:我生活的苦楚,寫畢就上樓躲在牀裡做日記

(本文刊登於1948年5月28日《糧食日報》第三版)


·糧行學徒​日記(14)

據陸先生告訴我,在我入行之前,倒痰盂等事,本應該是由小茶房阿富去做的。當我進行後,阿富就將這些下賤的工作交給我,因為我初入社會甚麼事都不懂,只知道做學徒是應當甚麼都做的。這樣這件事就壓上我的肩頭,推也推不開。現在好像這些事非我做不可了,我很想加以反抗

今天收款也沒有,在九點鐘,幫公會先生包樣子,亂了一陣後,先生上公會去了。沒有事,我看看報紙,十一點鐘由公會收上來的款子也由師兄解去銀行,直到吃中飯還沒有出門過一步。

下午寫行情,才知道今天的糧市又漲了,先生們討論著市面的漲跌情形,後又接到無錫打來的電話說:米價又漲,所以明天糧價仍看不會小。翻看《糧食日報》的市場預測,也是看大。真得,天天上漲。漲到甚麼地步呢?竟把我弄得獃住了

六時半,先生伴客人到外面吃飯,賬房先生已回家,行裡沒有幹涉我的人。和小劉二人互相追逐打架,而且用黃豆互擲,弄得滿地是黃豆。七點鐘用夜飯,雖然吃飯的人減少了三四人,可是因為先生不在,大家把小菜一掃而光。

一碗飯吃過,小菜已經碗底向天了!

(本文刊登於1948年5月29日《糧食日報》第三版)


·糧行學徒​日記(15)

九點鐘左右,郵差送來一封我的快信,打了回單急切地看,原來是弟弟要買一本英文文法,他們校中需要。乘空暇,就通知了賬房,跑到商務印書館。買好後,立刻寫回信。信裡叮囑他:要乘著求學的時代多用心學問,像我踏上社會後,就沒有機會讀書了

今天一口氣解了三家銀行,回來飯已吃過,桌上杯盤狼藉。揭開飯箱一看,已經空空如也,辛虧還有冷飯,就用開水泡泡,買了只鹹蛋,吃了兩碗

為了迅速報道糧市於客人,今天我們的市信,由夜班火車帶出,所以出版的時間提早了。寫蠟紙啊、油印啊,都集中在一身。足足三小時,才把這些事幹出。吃夜飯真遲,八點鐘正,飯未下肚。兩碗泡飯,已經消滅幹淨了。

忙碌了整個下午,吃過夜飯後,是空暇了,不知誰把收音機扭開,正是一個「莫負青春」的好歌曲,此刻始能領略到生活的意義

莫負青春·電影《莫負青春》主題曲

老年人說:忙碌過後的空暇最有價值,真是有理。在良好的情緒下,拿出日記簿,把一日的片段記了上去

(本文刊登於1948年5月31日《糧食日報》第三版)

·糧行學徒​日記(16)

早晨起牀穿衣服,才知道天氣下雨,心中就覺到不快,因為在雨天收銀解莊是感到最不快的事,尤其是到「銀行區」必經的河南路,車輛特別多,再加上雨天更是阻塞地螞蟻也爬不過。今天經過河南路可以說是用盡力量,總算勉強走過,然而衣服已染得污泥一身,天公太不作美了。

三樓臥室裡,臭蟲出現,趁下午沒有別事,上去打掃,遍撒滴滴涕,出動了二位師兄弟,一位老司務,三小時才整理完畢。

今天的行情由胡君代寫,信封亦由他代勞,當我在油印時看到他清秀的字跡,不覺慚愧地很,為甚麼我寫的字,東倒西歪呢?也該怪平時不肯學習吧!從明天起,我打定主意又要天天用心寫字了

晚飯出貨先生和我攀談起來,告訴我碼頭及棧房的情形,並且講訴他當年學徒的困難,當時我聽得很高興,然而我奇怪,今天出貨先生為甚麼這般高興?

嗚!原來今天下雨,他整天沒有出貨,空閑得很,無法消遣,所以才來和我談談。

(本文刊登於1948年6月2日《糧食日報》第三版)


·糧行學徒​日記(17)

賬房先生給我四張匯票,按照路程次序,分頭去收,但是當我去收第一張時,他們就說:票根未到,不能照解。於是就到第二家去,但是給我的一家同樣的答複。

嗚!看樣子今天支票是不能當日抵用了,銀行可能都因為頭寸關系打不出票子吧!另外二家,也是一家收不到,一家雖然收到了,但是去掉本票時又遭到退票。回到行裡,賬房先生要我把沒收到的三張票再拿去收,必須受到才算。

只得拖著疲憊的兩腿再去收,直到十二點半還是沒有結果。

下午有一張支票到賬去收現鈔,今天的銀行真是擁擠得難以插足,費了兩個小時才收到,擠了一身臭汗。

豆米業公磅處寄來一張漲價通知單,從每包一千二百漲到兩千元,運輸公司也來了一張新價單,甚麼都加價,生活指數也加了,我們當然開心,但是先生們卻為此而皺著眉。

下午五時左右,獨自去商務印書館購買廉價書,的確是便宜得很,買八本書總計不過二十萬元,很是合算。假如是去買白報紙,這些錢恐怕也還不夠呢

晚上翻開新買的《火燄》,內容非常豐富,隱射社會一般人士的陰影,看得我也有些惹氣。

(本文刊登於1948年6月3日《糧食日報》第三版)


·糧行學徒​日記(18)

現在票據不能當日抵用施行後,就苦了我們學徒,今天收下來有二十三張支票,都要去掉本票及收現鈔,這工作當然是我的責任。但因為太多的緣故,所以小劉和阿富都挨到這個工作。

當時我取了支票順次去收取,XX銀行等了一個小時才收到,XX錢莊是退票,東跑西奔,足足有三四個小時總算是工作完畢。然而肚子餓了,足軟了,只好忍耐著、拖著遲慢的步子走回去。時間已經一時半了,飯後又到退票的行家掉換,待回來已經動彈不得了。

坐不滿三十分鐘,賬房先生催寫行情,只得勉強把它做完,真得實在支撐不住,於是跑上三樓橫在牀上休息一下,沉沉地入了睡鄉。

醒來時先生和客人去外面吃夜飯,於是我又舒暢地洗個澡,洗畢,飯亦來了,匆匆地吃了兩碗,跑上樓把雜事理過,倚在牀頭養了回神,等客人回來後就安逸地睡覺了。

(本文刊登於1948年6月4日《糧食日報》第三版)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