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鋒鬥士變和藹教授 張清溪妻:法輪大法改變他

張清溪

(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從早年推動街頭抗爭、批判黨國體制,到晚年推動傳統文化、培育藝術人才,已故的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張清溪,選擇不再從事情的表象上去尋求改變,而是改由強調心性的升華,促使人們自願向善。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轉變,他的遺孀曹慧玲透露,全是因為法輪大法改變了他。

臺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張清溪日前辭世,1月27日在臺大校友會館舉行告別式,包括總統蔡英文、立法院長游錫堃等數百名國內政商名流、媒體界與學術界人士,均到場弔唁致敬。圖為張教授遺孀、《大紀元時報》在臺發行人曹慧玲女士。臺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張清溪日前辭世,1月27日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追思會,包括總統蔡英文、立法院長游錫堃等數百名國內政商名流、媒體界與學術界人士,均到場弔唁致敬。圖為張教授遺孀、《大紀元時報》在台發行人曹慧玲女士。(陳柏州/大紀元)

被譽為「全台灣經濟學老師」的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張清溪,1月13日不幸辭世,家屬於1月27日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追思會,包括總統蔡英文、立法院長游錫堃、考試院院長黃榮村等人在內,共有數百名國內政商名流、媒體界與學術界人士,都到場會弔唁致敬。

會中《大紀元時報》在台發行人曹慧玲也分享張清溪鮮為人知的往事。

以下是曹慧玲致詞全文:

非常珍惜今天難得的機緣,讓我能夠與大家分享張老師較少為人知的往事。

張老師性子非常急,遇到紅燈簡直按捺不住,直想衝過去。我走路已經夠快了,很多朋友都跟不上,可是張老師跟我說,妳如果這樣慢慢走,我就先走了,通常等我走到捷運站,他已經不見蹤影,忙他的事去了。

張老師在生命的最後一程,走得更是奇快無比,在休克的瞬間,就無牽無掛的奔向美好世界,救護車都攔不下他。他的身體一向硬朗,無病無痛無傷,走得如此灑脫,沒給家人帶來麻煩,留下的是彼此深深的祝福。

張老師平時每早七點多帶個便當,必要時連晚餐也帶,騎腳踏車去研究室,晚上七、八點再騎回來,暴雨颱風也擋不住,夜間在家裡線上會議、電話不斷,這回可好,他享清福去了,未完成的事情讓別人去成就吧。

年輕時,我們開車旅遊,張老師技術嫻熟,他可以在蜿蜒陡峭的山路飛馳,我坐在旁邊,摒住呼吸,風景都不敢多看一眼。我自己開車則毫無章法,橫衝直撞,他乾脆躱到後座躺平,直到車子無預警的衝過平交道,他被震下車座才醒過來。有一回,我索性衝下懸崖,直奔谷底,事後打電話跟他報告,他淡定的說,妳的吉普車是不是要加裝履帶呀?

我們個性迥異,在半個世紀裡,基本上學會了相互成全,相敬如賓。

張老師喜歡面對挑戰,登山時,一定挑最難走的路,我只好硬著頭皮相隨。在社交場合他非常安靜,甚至到一把年紀了還手足無措的。回想剛結婚時,兩人一起吃飯很尷尬,不知說什麼才好,兒子加入後,也差不多少,基本上三人各忙各的。

張老師說,小時候睡覺怕鬼,把被子蒙到頭部,但絕對露出雙眼,他得掌握外界的變化。他不但怕鬼,甚至怕人,有一回商家污衊他偷東西,他居然拔腿就跑。但是後來,卻能夠為公眾的福祉,無所畏懼的仗義執言。

剛回國任教,所屬學院規定研究室晚上十點以後門禁,他去找院長理論,拍桌子,這一拍,升等文件硬是被扣壓下來,硬不讓他升等,一個博士當了幾個月助教,可以申請金氏紀錄了吧。

我獨立的個性,讓他感到失落,但他自我安慰,可以放心的獨自出遠門。曾經有這麼一件事,我們家公寓的下層,過年期間搞了職業賭場,當時張老師已入睡,我就下樓按門鈴,說你們怎麼能違法賭博,並把他們的對話復述一遍,我說我沒直接找警察,是還當你們是鄰居。後來張老師說,你擋人財路,意思就是妳做一件危險的事。

在推動國會改革時,不斷接到各種恐嚇騷擾,透過電話、信件、傳真等等手段,讀中學的兒子也非等閒之輩,在電話中回罵。曾經半夜兩三點,友人來電,問張老師在哪兒,我說或許警察知道吧。有人說,妳怎麼不阻止他?因為,我希望他成就的是真實的自己,所以讓他安然的往前衝,也不必費神寫什麼與妻訣別書之類的。

當我辭去教職,到南投山裡種茶,讓孩子在廣闊的天地體驗生活、成長,同時為自己開創一個遠離紅塵反觀內照的環境,張老師雖然無法理解,也不得不接受了。

1998年2月初,我重返紅塵,因為我幸運的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在世俗的紛擾中,遵照真、善、忍的準則修煉,摒除外界人為的的條條框框,一點一滴腳踏實地的修去觀念與執著,時時見證大法的威力,因此樂於分享,利益他人。

不多久張老師開車載我們去看元宵花燈,在塞車的兩個小時中,他一反平日的急躁難耐,靜靜的聆聽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音。一向寫文章一針見血,令人恨得咬牙切齒的張老師,他說,我從未聽過哪個人講道理讓我感覺這麼舒服的。

張老師因而從街頭抗爭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不再從事情的表象上去求改變,而是遵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獲得內心的真正轉變。臉上原本一條條僵硬的肌肉全都柔順了,散發出祥和與憨厚的輝光。

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張老師成立了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我則參與大紀元時報的製作與發行,我們都藉由揭露中共掩蓋真相,同時洪揚傳統優質文化,以正向能量,呼喚良知,促使人們自願向善。

(今天為張老師繪圖,以及為大家演奏的蔦松藝術高中,就是張老師基於宣揚正統優質文化的理念而創立的。)

張老師固守於紅塵中,從外在的爭論,回頭向內修心,我則從新走入紅塵,在俗事的紛擾中,同樣的向內修心。我們都深刻體認,不論在紅塵中爭鬥,或脫離紅塵向內觀照,要改變人心,真的非常困難。

見證了大道至簡至易,張老師和我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再度相遇。我的兒子、媳婦和年幼的孫女也陸續加入修煉的行列。

非常感謝大家撥冗參加,共同追憶與張老師相處的歲歲月月。張老師走得如此灑脫,我們沒有理由悲傷,珍惜他留給我們的自我提升的機緣。

來源:大紀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