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引發三次大戰的是台海而非烏克蘭

美「印太戰略」挺台 台灣:共同促進和平

(大紀元記者駱亞、寧海鐘報導)俄烏戰爭持續。烏克蘭局勢,會否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以及核大戰會否發生?美國、歐洲和中俄的國際格局將如何演變?旅澳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認為,俄羅斯和中共之間同床異夢,真正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是台海而不是烏克蘭。

美「印太戰略」挺台 台灣:共同促進和平

袁紅冰3月2日對大紀元分析認為,普京入侵烏克蘭只能掀起茶壺裡的風暴,這個茶壺指的就是局限於烏克蘭。因為普京雖然有擴張的野心,但是俄羅斯現在的經濟能量完全不足以支持他擴張的野心。他的國民生產總值可能只相當於廣東省。「他的經濟能量限制了他自己的野心,所以他只能是局限於烏克蘭。」

袁紅冰表示,普京對烏克蘭作戰有三個目標:第一個目標它就是要強化和擴大對東烏克蘭的控制。第二個目標就是要讓烏克蘭去軍事化,就是解除烏克蘭的武裝。第三就是他要扶植起一個傀儡政權,或者接受現在這個政權的投降,阻止北約東擴。

袁紅冰說,事實上現在對俄羅斯所謂的經濟制裁,儘管很多國家都參與,只具有一種國際輿論的力量。因為經濟制裁要想發揮作用,那要有一個很長的時間過程。

「我判斷,根據現在這個軍事能量來講,普京很快就會完成他對烏克蘭的戰略企圖。因為現在從美國到北約、到歐盟,總體上都是一些口頭的聲援、輿論的譴責。從拜登講美國和北約絕不會在烏克蘭和俄羅斯作戰那一刻起,它實際上已經劃定了這個界限。」

他不認為在烏克蘭發生俄美核大戰,「在美國的眼睛裡,在歐洲眼睛裡,烏克蘭並不是一個值得他們可以同俄羅斯發生核大戰的地方。我覺得很快烏克蘭事件就會結束。」

對於有觀點說中共是不是有意地借俄烏戰爭,從普京跟全世界的抗衡之下,為打台灣試水,袁紅冰並不這樣認為。他認為中共要武力犯台,還是要按照其共產集權主義全球擴張國家戰略,而不會受普京的影響。普京打不打烏克蘭,中共都要武力犯台。

「而且我判斷時間節點就在2024年,也就是下一次美國大選之前。」

袁紅冰說,美國的戰略重點是在亞太地區,在台海,不在歐洲。國際政治的重點早已經從歐洲轉移到了亞太地區,轉移到了台灣海峽。

「台海的下一次衝突,就是中共暴政發動台海作戰的時候,習近平發動台海作戰的時候,才真正有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現在在烏克蘭這個地域完全不存在這種可能性。」

袁紅冰認為,拜登政府做了兩件事讓俄羅斯和國際社會看到了他的軟弱,一個是在阿富汗撤退,美國本來可以有尊嚴地撤退,拜登給操作成了大潰敗式的撤退。另外在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拜登一方面預告俄羅斯要侵犯烏克蘭,另一方面,他又說美國絕沒有意願在烏克蘭和俄羅斯作戰,只會實行經濟制裁。

「他的這種聲明就縱容了普京對烏克蘭的入侵。」「而經濟制裁這麼多年來,無論是對北韓的,還是八九『六四』以後對中共暴政的,還是對伊朗的,證明這種經濟制裁的效果都是有限的。」

袁紅冰說,拜登為了挽回他的政治聲譽,為了挽救民主黨的中期選舉,他不得不在台海問題上表現出他的強硬。而且他的這次美國官方代表團訪問台灣是臨時安排的,是烏克蘭戰事發生以後他才臨時決定的。

「蓬佩奧就不一樣了,蓬佩奧是作為川普(特朗普)主義的一個靈魂人物,他對中共暴政有一個極其清醒的看法。他認為二十一世紀,中共暴政就是人類自由民主最主要的威脅、最大的敵人。而且蓬佩奧訪問台灣是早就安排,不是臨時決定,所以這兩個是不同的。」

但是他認為美國兩黨這次訪台也有同樣重要的意義,「相同的在哪裡?相同就是從整個美國的明天,到美國的國家意志,現在都已經把中共暴政視為主要的競爭對手了。」

在外界看來,俄羅斯有憲政,有選舉,有反對黨,老百姓可以有自由反對政府的遊行,有一定的言論自由,跟中共還是不太一樣。過去就有美國應和俄羅斯聯手抗衡中共的說法。

袁紅冰則表示,西方、歐美孤立俄羅斯是一個極其錯誤的選擇。「他們在過去的二十年中,把中共當成他們的朋友,對中共採取綏靖主義政策,對俄羅斯卻是步步緊逼,等於是他們把俄羅斯逼到了中共的懷理,推到了中共暴政的懷裡。」

他說,俄羅斯原來是準備加入歐盟,普京曾多次想要加入歐盟,但是被拒絕了。那麼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情況呢?

俄羅斯在歷史上和西歐之間的爭奪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有俄羅斯和西歐諸國進行競爭對抗的因素在裡邊。所以有人總是忘不了這種歷史的恩怨,他們沒有認識到整個國際政治的大局已經變了。如果他們那時候把俄羅斯納入歐盟,那麼現在整個國際的政治格局就會完全不一樣。

袁紅冰表示,俄羅斯普京的意識形態和習近平是完全不一樣的,普京就是一個大俄羅斯主義者,而習近平就是一個共產主義信徒,在意識形態上他們是不一致的。

「像普京在俄羅斯跟烏克蘭開戰之前,他發表長篇演講就明確地講,從列寧到斯大林,再到赫魯曉夫的整個共產黨的這一套政治體系,深深地傷害了俄羅斯的利益。

「普京從根本上對共產黨文化是有極其深刻的仇恨的。當然他不是從自由民主的角度來批判共產黨,他是從俄羅斯民族主義的角度來批判共產黨。

「但是無論如何,現在習近平是要不忘共產黨的初心,他上台以後所執行的這一套,都是在回歸毛澤東原教旨主義,回歸共產黨的原教旨主義。因此在意識形態上,(普京和習近平)這兩種可以說有本質區別,而且是發生重要衝突的兩種意識形態。因此,他們的合作根本不可能形成新的冷戰同盟。俄羅斯和中共暴政之間只能形成同床異夢的、互相利用的關係。

「我相信,如果出現川普主義重新成為美國國家意志的主導力量之後,美國和俄羅斯的關係、歐洲和俄羅斯的關係會逐步地緩和。而歐美各國對中共暴政的認識也會越來越清晰。」袁紅冰說。

來源:大紀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