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良知值幾何?

正義良知值幾何?

文:吳惠林

甫落幕的2022年北京冬奧,雖然收視慘淡,但紛紛擾擾卻是熱鬧非凡,原本是象徵五大洲「和平」或「休戰」,以運動競技來促進彼此交流的世界運動會,其精神在「不是嬴,而是參與;像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勝利,而是奮鬥,不是征服,而是打得好」,如今卻變質而走向反面,為了嬴使出各種手段。以這次冬奧來說,主辦國可說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出現了諸多紛爭,原本聲稱「運動無關政治」,卻被政治籠罩著。

正義良知值幾何?

對台統戰又一招

尚未開幕,就出現台灣選手黃郁婷穿著中國隊衣服的滑冰鏡頭,而且不是記者或他人放在網上,是她本人大大方方發布的。畫面一曝光,立即引來熱烈討論,台灣人民更是氣憤填膺,群起撻伐,身為台灣的「國手」代表的不是她個人,而是台灣,竟然大剌剌穿著敵國的衣服,看在全球觀眾的眼裡,不會認為是「中國隊」嗎?一直以來,中共國無時無刻用盡心思,使出各種威逼利誘招術,要把台灣納入其版圖。黃郁婷的這種做法不是坐實「台灣代表認同中國」而被統一了嗎?而且黃郁婷還擔任台灣隊的開幕掌旗官呢!儘管她強調運動無關政治,且是私下和中國隊員交朋友,沒有其他的意涵,並且堅決不認錯道歉。更讓人扼腕的是,她在自己比賽結束時,竟宣稱好似在「主場」比賽,這不是明白流露出「她是中國大陸人」了嗎?即便有人幫她辯白,或者說天真無邪,純粹是「做者無心、看者有意」,真是這樣嗎?中共的統戰無所不用其極,雖然很難找到證據,但誰不會認為背後的黑手是中共?究竟是如何的利誘呢?實在令人好奇!

由於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諸種迫害,致中國的人權問題成為世人抵制北京奧運的要因,而中共刻意安排維吾爾族選手點燃聖火,不正是凸顯「此地無銀三百兩」,印證世人的指控了嗎?

再看中共國為了得到好成績,或以傭兵形式或利誘遊說華裔選手加入其陣營。谷愛凌(Eileen Gu)和朱易(Beverly Zhu)是顯例,朱易由於壓力大緊張失常表現不佳,在網上被辱駡、被指責給她的祖國帶來「恥辱」。獲得二金一銀成績耀眼的谷愛凌,則被百般吹捧、被譽為民族英雄,嬴得了中共國的人心、名聲和財富。不過,谷愛凌究竟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卻是迷糊一片,而中共苛嚴的國籍法不准雙重國籍,卻也主導這場迷糊戲。

爭議人物谷愛凌

我們應可合理認定谷愛凌並未放棄美國籍,只因為她實力高超,中共用盡方法幫她掩蓋,而她也真的展現實力,二金一銀讓中共國在這次冬奧的金牌數(9枚)壓過美國的8枚,表面上風光,代價其實不斐。我們也可以合理預期,谷愛凌終究還是會選擇美國,此由前中共民族主義《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2月13日公開警告宣傳機構,對谷愛凌的宣傳要適度,應少用「為國爭光」而代之以「為中國隊爭光」較為妥適,並表示「不清楚隨著谷愛凌年齡增長,她會認同哪個國家歸屬」,可以得到印證。所以,谷愛凌其實心中明白中共國是個什麼樣的國家,但她為了巨大利益而暫時妥協,「利益擺中間,正義良知放兩旁」。就谷愛凌而言,正義良知的「機會成本」極高,價格巨大也!

就在冬奧落幕之際,有美國網友在Change Org連署網站聲請希望史丹福大學撤銷谷愛凌入學。理由有三:一是谷愛凌無視也沒譴責中共對彭帥侵犯人權的行為,谷愛凌跨足體育和時尚界,擔心她成為中共宣傳工具,會為年輕人立下非常糟糕榜樣。谷愛凌的所作所為,有違史丹福倡導的自由平等學風。二是谷愛凌對國籍缺乏誠信,而奧林匹亞精神是公平競爭、透明,在IOC相關規範下追求卓越,但中共和谷愛凌的行為都在催毀這種精神。中國是禁止雙重國籍,史丹福大學應查谷愛凌是否以國際學生的身分申請,必須有中國護照。三是谷愛凌公然對中國網路限制說謊。谷愛凌在大跳台項目奪金前,曾在自己的Instagram貼文,有位網友質疑她為何能用IG,但數百萬在中國的人民卻不能,谷愛凌是否享有特權。當時谷愛凌表示「任何人都可下載VPN」,然大多數主要西方新聞網站和社群媒體,如推特、FB和IG在中國都被完全看不到,目前中國至少有上百人僅因「翻牆」就被公安騷擾、警告、處罰,甚至被法院判刑。基此,希望頂尖大學承認並捍衛誠信、自由、公平和透明作為核心價值,盼史丹福大學重審谷愛凌的錄取資格並將之撤銷。

看來為名利出賣人格的谷愛凌,「為虎作倀」的烙印將跟隨她一輩子了!

正義聲此起彼落

中共國即便使出各種手段極力打壓並籠絡世人為其迫害人權掩蓋粉飾,其實世人心理都清楚明白,但基於免受打壓迫害而隱忍不言。不過,還是有不少正義人士勇於揭發。在這次冬奧參賽2,800名選手中就有人出聲:

兩面金牌德國選手蓋森伯格(Natalie Geisenberger)沒有在中國比賽時發言評論中國人權問題,但在返國後,2月16日在德國第二電視台(ZDF)談話節目中表示,由於家人為她付出很多,而且不論是人權或比賽場地的環保問題,去或不去都不能改什麼,最後還是決定參賽,完成任務就回家。她表示,「從此再也不去中國」。而因新疆維吾爾人受迫害,被問到中國刻意派維吾爾族選手點燃聖火時,她說自己是運動員,不是政治人物,為專心備賽,盡量不去想中國的人權問題,這樣參賽對運動員來說,其實非常辛苦。

體壇人權組織(Global Athelete)董事會成員的美國滑雪好手霍夫曼(Noah Hoffman)接受《美聯社》訪問表示:看到2,800名參賽者一同選擇噤聲,就覺得非常可怕。而《美聯社》報導,中國曾在開幕前威脅各國運動員,只要參賽期間言行違反奧運精神或中國法規將受罰,以致選手刻意迴避,惟恐連累隊友。

兩面金牌瑞典名將范德普爾(Nils Van der Poel)返國後,抨擊國際奧會(IOC)將奧運交給「公然侵犯人權」的國家,非常不負責任。

兩屆奧運銅牌得主,現任拉脫維亞雪橇隊教練魯本尼斯(Martins Bubenis),就在冬奧結束當下,在北京向外媒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的罪行,譴責中共踐踏人權。他安全順利返國後接受專訪,認為人人都有責任告訴中國人,中共犯下的活摘罪行,於是他做了這一件非常勇敢的事,他說他沒有感到害怕和恐懼,而是一種責任。這件事是指「在中國,魯本尼斯對離他幾米遠的警察,說了活摘器官。」因為他知道,即使是站在他旁邊的那些警察,也被中共愚弄、被洗腦,而且他們是那裡真正發生的事情的受害者,即使他們被捲入了那些迫害,他們仍然是中共的受害者,他希望有一天他們會意識到這一點,這會讓他們睜開眼睛,他們將感謝那些講出這件事的人。

魯本尼斯認為,奧運會在北京舉行,應該成為一個讓世界聚焦中共活摘罪行的事件,中共用國家之力,調動醫院、軍隊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的器官。他說:「在中國整個國家層面,中國那麼大,有這種規模的活摘器官正在進行,我認為全世界都應該聽到和知道。我的感受是,人類的價值觀是讓人類保持人性的東西。如果我們失去了所有這些,那麼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件或任何事情都沒有意義。 如果我們想把世界建設得更美好,我們首先必須堅持我們對人類的價值觀,而人的生命本身是最重要的。 」魯本尼斯表示,如果看到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有人在以非人的方式對待生命,我們就必須讓這件事情曝光。

德不孤、必有鄰

我們也都知道,征戰美國職籃NBA 11年的球星坎特(Enes Kanter Freedom)近期直言不諱地談論人權,並在社群媒體上批評中共國對待維吾爾族的方式。他針對西藏、台灣和香港被欺壓、迫害屢屢發出不平之鳴,並對最大牌球星屈服於中共威逼利誘不敢譴責中共危害人權表示不屑。其言論引起關注,他還曾呼籲抵制2022北京冬奧。他雖在2月10日NBA交易大限前被塞爾蒂克球隊釋出,最後成為自由球員。不過,當天卻有30名諾貝爾獎得主發表公開信,呼籲塞爾蒂克球隊與坎特一起站在「歷史對的那邊」、「不要放棄這名球員」,而一名挪威國會議員更提名坎特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坎特拒絕觀看電視轉播的北京奧運,卻在賽事轉播的黃金時段出現在「個人教育權利基金會」(Foundation for Individual Rights in Education)提倡言論自由的廣告中。

看來,「德不孤,必有鄰」,正義良知也逐漸甦醒回歸,畢竟「邪不勝正」啊!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來源  大紀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