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4)煉功的青年:在網路上遇見修煉

法輪功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金色種子

【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接前文:【金色種子】(3)受「九天班」啟悟的武林奇士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園裡練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確是法輪功迅速在中國蔚為風潮的因素之一。不過,法輪功實為修煉,不僅止於鍛鍊身體,因此不少身強體健的年輕人,一旦認識了法輪功修煉的內涵,即使沒有祛病強身的需求,他們也紛紛走進了煉功人的行列。廖曉嵐與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一九九六年,廖曉嵐,二十六歲,家住台北,畢業於美國史丹福大學電腦科學研究所。他身材高挑、清瘦,高度近視眼鏡後藏著一對笑起來瞇瞇的眼睛。

杜世雄,二十七歲,雲林人,畢業於中央大學電機研究所。他個子較小,娃娃臉上戴副眼鏡,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小。

互不相識的這兩人,卻不約而同的聯絡了鄭文煌,兩人上了同一期的「九天班」,此後都走上了修煉之路。起因都因為他們在「BBS」上讀到了一本書:《轉法輪》。

BBS(電子布告欄系統)流行於那個年代的年輕族群中,廖曉嵐清晰地記得是三月十五日那天,他一如往常的在電腦上瀏覽著,然後發現不知何人貼在BBS上的整本《轉法輪》。從天黑讀到天亮,廖曉嵐一口氣看完,心中強烈地浮現四個字──「大法至正」。廖曉嵐說:「這本書解開我所有的疑惑,開啟我對宇宙、人生全新的認識。」

徹夜讀完《轉法輪》後,廖曉嵐清晨五點騎車前往天母公園,學煉了五套功法,「我感覺整個人煥然一新,連空氣中每個粒子都是新的。」

「人為何存在?從哪裡來?往何處去?修煉的實質是什麼?如何修行?修成了去哪裡?宇宙的真相,生老病死,各種問題,我都找到了明確答案,不再像過去那樣,霧裡看花。」

有這麼深的感觸,是因為他曾經非常努力的探索過。

受幸運之神眷顧的廖曉嵐,一生優異順遂,國中擔任圍棋社社長,高中擔任電腦社社長;參加象棋、橋藝、數學競試等各種比賽。大學參加合唱團、話劇社、吉他社,還選修中文系的課,參與各種演出、藝文活動,努力涉獵文學、音樂、戲劇。大量參與眾多智性與感性的活動,都不妨礙他輕鬆的以高分錄取台南一中、台大電機系、史丹福大學。

外在一切雖然順遂,殊不知廖曉嵐內心深處卻總覺得自己被無以名之的迷霧籠罩著。國中就讀天主教學校,閱讀天主教刊物,接受天主教教義,相信耶穌會復活;經常參加學校的禮拜、彌撒,感受到宗教聖潔的氣氛,但一切仍撥不散那團籠罩他的迷霧。

他認為有一種答案等待他去尋找。

大學到留學期間,除了研讀佛教典籍,他也接觸了各種各樣修行的法門,禪宗的、儒家的、道家的、印度的、西方的、民間的,古今中外,上下求索。那時從美國學成歸國卻「一無所獲」的他,感到自己只能在這俗世洪流中,載浮載沉。

與受幸運之神眷顧的廖曉嵐相反,杜世雄則是個倒楣透頂了的人。

從小體質虛弱,天天吃藥已習以為常,以致甫上小學的杜世雄曾好奇地問同學:「你們怎麼都沒在吃藥啊?」也曾經在某個夜半睡醒時,聽見父母討論著:「不知道這個兒子可以活到幾歲!」

大病、小病不斷的他,國中時忽然罹患蕁麻疹,全班就他一人患病,「我就覺得奇怪,怎麼老是我。」大學踢足球時,又被球砸到左眼,導致視網膜剝離,「我也覺得,我怎麼這麼倒楣!」

身體不佳,運氣也不好。高中聯考時,成績優異的他考上第二志願:台南二中。而成績劣於他的同學,卻都上了第一志願,不是台南一中,就是台南女中;考研究所時,成績不如他的、沒有準備的、忙著交女友的,都順利錄取了清大或交大研究所,而公認成績最好的他卻「名落孫山外」。

自中央大學研究所畢業後,杜世雄為高考考試認真準備了一年,然而,當開始報名時,卻發現那年沒有職缺,「那個職位,從來不曾沒有名額,剛好我去考,就沒名額!」

「要什麼,沒什麼啊!我的運氣都很不好。」因此,對於眼前他已擁有的一切也不安了起來,「我努力去得到的東西,也許哪一天就沒了。」對他來說,生命就是「無常」。

而當杜世雄讀完《轉法輪》後,像是一扇大門被開啟了,光明照射了進來,趕走了他積累多年的無奈與不平,「我從小到大的疑惑解開了:為什麼身體不好?我想要的,卻怎麼努力也得不到?我知道了!沒有『德』就得不到啊。你命中沒有的,再努力也不是你的。」

修煉法輪功一年後,杜世雄帶著健康的身體與豁達的心靈回到南部,在高雄橋頭的高苑工商教書,並在岡山的陽明公園建立煉功點,成為當地的輔導員。

法輪功在台灣弘傳的初期缺書、缺資料,而越來越多人加入煉功之後,又免不了一些行政聯繫工作,有了廖曉嵐與杜世雄這樣年輕又懂電腦的學員參與進來,讓許多事情得以推展。

金色種子
二O一六年廖曉嵐在台灣法會上分享心得。(博大出版社提供)

因為缺書的問題嚴重,一九九六年經北京輔導站同意,台灣得以自行印刷《法輪功修訂本》,一九九七年印刷了《轉法輪》,當時廖曉嵐就負責以電腦把《法輪功修訂本》與《轉法輪》一字一字打字下來。出書後,台灣學員因此能有更好的學法機會。

一九九六年廖曉嵐也開始負責九天學法煉功班,並到國父紀念館建立煉功點,日後他也成為台北輔導站的輔導員、站長。一九九六年底,台灣學員第一次赴北京學法交流,也由廖曉嵐負責與北京學員聯繫、安排各項事宜。

金色種子
一九九六年底,杜世雄(左一)與台灣學員到北京和當地同修學法交流。(博大出版社提供)

一九九七年七月,廖曉嵐還利用工作所學架設了「法輪大法在台灣」網站,介紹初學者如何學煉功法,以及台灣各地義務教功的煉功點與九天班的訊息,還可以免費下載所有法輪大法書籍、廣州講法,以及教功影片與煉功音樂。讓更多有緣人能和他一樣在網路上找到修煉之路。

金色種子,法輪功,法輪大法
一九九七年七月架設「法輪大法在台灣」網站至今已邁過二十年,人們可以在網路上找到指導修煉的法輪大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本文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