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百年前如何看臺灣——《臺風雜記》(1)

前言

臺風雜記日本人佐倉孫三撰寫。他在臺澎割讓後入臺,供職於臺灣總督府民政局的警務部門三年之久。他曾到各處去巡視,和臺灣社會接觸較多,因此把所見所聞記載下來成為這部書。

書中記事共計一百一十四條,舉凡衣食住行、社會習俗、宗教信仰、教育程度以及農工商賈、器皿產物,莫不有所敘述。每條之後,皆附評語,是佐倉氏的幾個朋友寫的。評語除補充事實外,多以臺灣與日本本土作比較,說明臺灣習俗,有些很好而足資取法,有些不良而應加改革;大體可以說是持平之論。若以此書與那些摘錄方誌和私家著述纂為臺灣風土記之類的著作相比較,自以此書能顯出當時的真相。https://www.seetaiwan.net

這部書不但使我們了解日人初據臺灣時臺灣的習俗是怎樣的情況,更使我們知道日人剛據臺灣不久就已著手種種的改革和經營了。在本書的「學房」、「不潔」、「浴場」、「火車」、「醫生」、「城郭」、「大甲筵」、「砂金」、「樟腦」諸條裏,可以略見梗概。

正文

1995年,也就是明治乙未年,光緒二十一年,日本人佐倉孫三来到台湾總督府民政局任职,长达三年,其间记录了台湾和日本不同的人情、習俗、家庭、產物等一一百多件事情,说实话,日本人的中文太好了。

婦女纏足

台湾和日本很多的习俗不相同处不胜枚举,台湾怪异的一件事情就是妇女缠足。缠足的风俗由来已久,很难改变。听说妇女從五、六歲开始,就用布条开始缠脚,随着脚长大越来越紧,最终弯曲缩小為拳头大小,最终只能让人搀扶才能走路。而妇人自以为很美,男子也对这种蹒跚而行欣赏不已。而脚大的妇人很难嫁出去。

评论:哪一个国家没有奇异风俗?哪里的人沒有奇怪的嗜好?只要不傷害基本的人性和風俗道德即可。但是纏足,其實已經非常傷性害命了。從外邦人的角度來看,實在難以理解纏足的意義。但是,清國人卻從中獲得愉悅和稱贊。這不是丑陋到極點了嗎?

鴉煙

臺灣人嗜好鴉片煙的程度,甚至超過食色。

男子大概從十七、八歲開始吸食鴉片,至老年時還無法戒除。

每個家庭的床鋪寢台都擺設煙器,讓人可以橫躺著吸食;有客人來訪,也提供鴉片招待客人。以我觀察的情景, 鴉片煙管大小像洞簫,裝入鴉片液,以燈火燃熱。吸食二、三回之後,漸入佳境。雲霧迷濛,宛如漫遊仙境。 其舒爽感覺,真讓人飄然忘記生死。https://www.seetaiwan.net

一般貧民一天花費二、三十錢;至於有錢人則花費八、九十錢吸食鴉片,而不覺得可惜。花錢事小,鴉片毒害猛烈, 吃久漸染毒癮,面容枯槁,元氣沮喪,很多人因此於無法工作。

清國曾經下定決心要革除鴉片卻遭遇失敗,留下巨大的弊害直到今曰,實在是令人感嘆。或許有人會說:「臺灣人吸食鴉片固然不好,然而日本人嗜好喝酒,醉後吵架爭鬥,倒臥路旁,被警察取締的醉徒也非常多,為了喝酒而傾家蕩產而毫不在乎,這也是令人感嘆啊。」我回答說:「酒可以振奮元氣,適度飲用,有何傷害?因而傾家蕩產、敗壞風俗的人,並不是飲酒,而是沉迷於酒的人。吸食鴉片的弊害是飲酒所無法比擬的!」https://www.seetaiwan.net

評論:鴉煙的毒害更甚於纏足,都是清朝的社會痼疾,應當儘快制定矯正的方法。而鴉片煙毒深入心腹,漸漸為為毒癮,其症狀比我國酒精中毒者更為嚴重。一會兒休息,一會兒吸煙,精神萎靡,以致於無法工作。我曾經在打狗警察署逮捕土匪,偵訊時,起初這名土匪的對答還像一般普通人,不久就精神恍惚,無法應答。我覺得奇怪,詢問通事,通事回答說:「這就是所謂的癮毒發作。若讓他吸食鴉片就可以恢復精神了。」於是讓他吸口煙之後,他就忽然張眼開口,繼續應答,接受偵訊。於是我才明白煙癮的症狀。目前臺灣的治理無法完全禁絕鴉片,大概也是這個原因吧。

娶妻

臺灣人娶妻,一般要花費幾百錢,這和印度人的賣身相似。現在考究實情,全然不是這么回事。

臺灣島男子多女子少,女方不獲得金錢就不允許出嫁。所以男子要批命工作繼續金錢用來娶妻,這就是日本所謂的接納金,也就是彩禮,并非買賣。日本娶妻的風俗,是男方先要考察女子的性格行為以及長相美丑,女方還要花費巨資厚禮,這和臺灣的風俗迥異。但是臺灣的離婚者較少,而日本的離婚者卻多。不知道哪一種風俗更好呢?

評論:婦女最大的不幸就是離婚。在世風日下的時代,最令人感嘆。日本新的法規對此關注,制定了關于離婚的法令。臺灣人這種自然的習慣,少有離婚,令人感嘆,也是對世風日下的一種警示。(待續)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