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百年前如何看臺灣——《臺風雜記》(2)

中元節

接前文:日本人百年前如何看臺灣——《臺風雜記》(1)

婚儀

臺灣地區舉行婚禮有六個禮儀:曰問名、曰訂盟、曰納採、曰納幣、曰請期、曰親迎,這是預訂成俗的方法。現在人們沒有完全按照這六個步驟,只遵照首尾而行。

男子到了20歲左右,將要娶妻,把女子的生辰八字交給父母,讓媒人推算出女子的命宮貴賤、大運吉兇和子嗣狀況等。

然後就是訂盟、納採,最後把禮金放在筐中,用錦繡裝飾送給新婦家中,其價值大約從二三百金到四五百金之間。又在籠中盛上豬、羊、鰱魚、海參、麵線、冬瓜栳、紹興酒等,讓二個人扛著作為納幣。https://www.seetaiwan.net

評論:日本的婚禮儀式和臺灣相差不大只是過去當地人贈送物品多用刀劍、服裝和器具而不用金錢。認為用金錢多少作為標準來娶妻最為恥辱,這一點和臺灣相反。主要原因在於日本風俗是男尊女卑。到現在人們觀念變化,重視人權,這種風俗才漸漸改變。

贈物

子女回家探望的時候,一般要帶上禮物,送的禮物不固定,有的在籃子裡放滿魚肉蔬菜,有的把小雞子放在籠中,貼上紅紙,讓隨從擔著回家;這好像日本攜帶燒餅水果、布帛等,作為土產。

葬典

臺灣人非常重視葬禮,棺木必選良材,墓穴必深,非常遵守古代聖賢制定留下的喪葬規矩。但是在送葬的時候,往往僱傭代哭者數人,身穿白衣,拿著棍仗,成群結隊,哭聲震動四鄰,但是看這些哭者卻沒有一滴眼淚。全都是虛假的儀式,太可笑了!

評論:拘泥於虛禮不知變通,是清朝頹敗的表現,古聖人都會在地下哭泣呀。

喪章

臺灣人很重視父母的喪事,父母去世,三年不穿有裝飾顏色的衣服,百日不飲酒、不參與娛樂活動、不參加筵席、不能理發,要用白色的綰絲束髮,帽頂要用黑色。只有兄弟去世,用藍色綰子用藍色以表哀情。日本過去對於喪事也有固定的規矩,到了近代有所改變,但也差不多少。有大喪也就是皇帝去世時,用黑布纏帽及左腕,停止全國各種音樂和演奏,禁止筵席。至於父母之喪,雖然沒有太具體的規定,但是不剃髮、禁酒肉、停止出遊等,與臺臺灣人相同。風土雖不同,孝道怎麼能有區別呢!

評論:喪者,人間之大事,固不可不慎重。臺灣人有一定喪禮的規章,可以說是一種美好的風尚呀!

墓地

臺灣人埋葬過世之人,先選擇上等棺木制作棺材,形狀如木舟,把屍體放在其中。挖開地面二三尺深,放入棺材,把粘土蓋在棺材上,像一個土饅頭。經過三四年之後,再開棺取出屍骨清洗,改葬在深的墓穴,建立石碑標志。但是貧困者往往幾年也不能改葬,土饅頭被荒草埋沒,頗為悽涼。日本人對喪葬的重視超過臺灣人。棺材、擴建的墓穴都選擇最好的方式,對墓碑最為重視,刻字於貞石建之,用高高的柵欄圍起。https://www.seetaiwan.net

評論:我曾經在郊外游玩,看到當地人挖開土地在取東西,進前觀看,原來是挖開墓穴取屍骨。屍骨暴露在外,異臭撲鼻。詢問,原來是在洗骨。我十分珍重孝道,不喜歡看到這樣的景象。屍體一歸塵土,實在沒有重新洗骨的必要。雖然是一種習俗,也應該加以改善。

僧侶

臺灣的僧人也是圓頂方衣,和日本的僧人相同,誦經的音調亦相似。但是臺灣僧人大都沒有學識,參禪用功守戒的能力比較薄弱。並且民眾對佛教的信仰也較為冷淡,寺廟收到的供奉和香火錢也很少;僧人大都蓬頭垢面,衣衫襤褸,一貧如洗,只能枯守在寺院中,這樣怎麼有感化濟度民眾的力量呢!

日本自古佛法隆盛,有大天神的道場,最為壯麗的,有如高野、奈良、京都諸寺院,宏壯無雙,占地廣闊,每個寺院都有幾十上百的僧侶,很遠都可以聽到寺院傳出的誦經之聲。寺院的住持和方丈,有學識、有品德,經常設筵講佛典,用來濟度民眾。因此,日本也有基督教,並不能展現太大的力量。日本對佛教信仰的深厚,可見一斑。

評論:佛教傳入日本也很久遠了。那些有名姓的高僧,不知道有幾千人;他們都是參禪苦修而成,有的濟度民眾,有的成為官家智囊,有的開拓山澤,有的在海外傳教,清朝的僧侶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如今,清朝信奉天主教的越來越多,難道不應該溯源求道以防止外來宗教勢力侵入嗎?https://www.seetaiwan.net

盂蘭會

臺灣人盛行經商之風,無論貴賤老少都是這樣。因此一年三百六十餘日,整日忙碌,從來都沒有停業休息。只有在中元節盂蘭會,家家都參與,都拿出不同的東西來慶祝,山珍、海味,酒池、肉林等,有的聘妓吹彈,有的呼優演戲,懸掛釆燈,大開筵席,歌唱管絃,長達一月之久;竟然把祭祀鬼神的事情,當成了娛樂的工具。富有的家庭要花費數百金、一般的家亭要花費數十金,若計算全臺灣,其所費實在不少呀!

中元節

在日本,則以七月十五、十六、十七之三日為盂蘭盆節,一般都是掃祖先墳墓,飾裝佛壇,供茶飯,延僧讀經,或是在門前燒柴、或是搭臺鳴鼓,童男童女在一起歌舞,成為一年中快樂的事情。到了近年,因為在一起歌舞可能造成擾亂風俗和浪費的原因,被禁止。

評論:人間不能沒有娛樂,但是如果不加限制超過限度,就有很大弊端。我擔心臺灣的盂蘭會的風俗,稍稍有些超過限度了。(待續)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