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百年前如何看臺灣——《臺風雜記》(3)

臺灣 龍舟

接前文:日本人百年前如何看臺灣——《臺風雜記》(2)

端午

臺灣島也過端午節,稱之為祭奠屈原的在天之靈。在這一天做粽子。兒童把美玉掛在胸前去拜廟。成年人則稱「鬥船」,八九個健壯的青年乘坐小船競賽劃船,和日本的短艇比賽相似。比賽非常激烈,有專人翻轉旗幟和敲鑼打鼓助威,觀看者歡聲雷動,場面非常壯觀!

臺灣 龍舟

評論:日本的端午節,是把用蒲菖葉抱著的粽子放在房屋上面,或者用用竿子懸掛紙鯉魚,或者把英雄豪傑的圖像畫在旗幟上,用來祈禱家中兒子武運隆昌,這些和臺灣的風俗稍有不同。至於比賽劃船,也都是尚武風氣使然。

爆竹金紙

臺灣人用火藥制造的小的東西,名字叫「爆竹」,和日本的叫做「花火」的稍有不同。在深夜用火點燃,用來祛除魔病。幾個家庭同時燃放,聲音響亮,放出白煙,火藥味四散,讓人感到爽快。還可以進一步加工制作,在爆竹外貼上加了金銀箔的白紙,有幾寸厚,可以在寺廟和門前焚燒,用來祈禱神佛。

有人說:「焚燒金紙用來祭神,祖先會在天上得到金;燒銀紙的話死者得到銀,是祈禱地下的福氣」。古人曾說:「閨中若問金箋卜,一遍歸帆秋八月」。有人偷偷的焚燒金箋用來占卜遠方的人,我開始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現在知道了。

評論:現世焚燒金紙,人在過世後可以得到,就好像為現在為生命買保險,這種用心很深呀。我只怕最後達不到目的呀。

祈禱者

臺灣婦女信仰神佛的風氣,完全不輸內地人。

大稻埕城隍廟及媽祖宮,農曆元宵時,婦女都盛裝打扮,穿著彩繡衣服,三、五成群,進入廟裡焚香祈禱; 香煙繞繚,香油錢堆得滿滿的,其敬神佛的誠心值得嘉獎。

然而男子拜神禮佛,也像婦女一樣,或割竹根為兩片(筊杯), 形狀像蝦魚,默禱時,將其拋在地面,以其正反轉的情形來卜算吉兇。

或有裸著身體,右手持庖刀、 左手執小旗,一邊跳躍一邊揮刀;庖刀砍地,甚至砍傷額額,流血淋灕,似發瘋的病患,使人悚然豎毛髮,可說是非常的迷信。

評論:日本也有信徒在嚴寒的天氣沐浴冷水,或裸體踩踏於雪地,或絕食數十天,以向神佛祝禱。豈只是臺灣人才有如此奇異習俗呢?

城隍廟

臺灣人為子女祈福,一般都去拜城隍廟,祈求升官發財。這就好像在日本祭祀祠堂求福祿一樣。因此只要有城市,就一定有城隍廟。廟宇建築雖然並不宏壯,但是結構卻很華麗,香火旺盛。

評論:有信仰的人,是人虔誠內心的表現。沒有信仰的人,放縱邪行,無所顧忌。噫!所以陋巷中的貧民有信義,而不少有錢人反而沒有廉恥。

耶穌教

臺灣人也信奉基督教。在街道上可以看到教堂的建築,又可以看到信徒集會唱贊美歌,基督教在臺灣十分興盛。詢問原因,在六十年前荷蘭傳教士在臺南傳教,二十三年前,加拿大長老教會牧師偕叡理(馬偕)在淡水縣滬尾街傳教,英國每年資助傳道費用。

所以基督教耶穌對臺灣民眾的感化,已經深入到原住民的地區,在偏僻的地方都會出現教堂和聽到教堂的聖歌,臺灣人的民風淳樸可見一斑。

我曾經看到臺灣人因為犯罪被處死刑,大都從容赴死,完全沒有貪生怕死的猥瑣之態,還暗暗感到奇怪。現在才知道,這可能都是宗教信仰的力量。

評論:感化民心最好的方式就是宗教信仰。佛教和基督教的教理雖然不同,但都可以讓民眾從善,道理是相同的。但是臺灣人所信奉的佛教,已經失去了釋迦摩尼、達摩的本源,崇拜天上聖母或者是城隍爺等異樣的偶像,沒有聽說佛教和基督教的真理。這樣的信奉牢固,因此臺灣普遍存在土匪暴虐和土人嗜殺的現象。宗教的力量不能全面普及,令人嘆息。那些以傳道為己任的人,怎麼還能不憤起努力呢?

學房

臺灣島一直隸屬於清國,可以使用的文獻資料很多。只有教育系統的學校和學制,很不發達,規糢很小,沒有甚麼可以觀察和借鑒的。所謂學校的房屋,大部分都是街道上簡陋的房屋,或者用祠堂廟宇中的倉庫來代替。來到一般的學校,十幾張桌子,幾十個學生,有的讀書,有的寫字。所謂的教科書,不過是三字經和四書五經之類,史籍很少;教師也大都沒有多少學識,不值得一說。日本封建時代的「寺小屋」就是這個樣子。

只有臺灣的兒童很是聰明,指字讀書,強記如流,不比內地的兒童差;比如書法,還遠在內地兒童之上,我對此很是吃驚。

聽說臺灣島內的兒童,大都是敏捷伶俐,但漸漸長到壯年,因為工作勞動,荒廢了學業,再加上嗜好鴉片成癮,消耗精氣;從前的聰慧少年,變成了魯鈍的漢子。教育沒有完備,啓蒙的道路漫長,令人嘆息!

現在,總督府開設國語學校,大力發展圖教育,推動進步;則不出數年,將會文化興盛,英才輩出,與日本國不差上下了。

評論:聽說近來教育發達,從事教育事業的人越來越多。有的改變職業來到學校。如今的言語和文章,已經和日本差異不大。教育的效果,是一件偉大的事情。

惜字亭

臺灣的官衙及街上,到處都是用瓦建成的小亭子,形狀如小燈臺,題名「惜字亭」。收拾屋外及路上所遺棄的字紙,投入亭中用火焚燒;這可以說是一種美好的風俗。日本自古也珍惜字紙,現在的人心不古,視之如塵土,甚至有人把字紙仍在廁所中,不感到羞恥嗎

評論:聽說日本的一個翻譯租住一個臺灣人房屋居住,一天不小心把字紙遺失在廁所中,屋主不忍心,拾起來洗幹淨放在牆上。這個翻譯看到後,慚愧的向屋主表示感謝。聽說這件事的人,也應該以此為戒。

過去兒童練習寫字,毛筆寫禿之後不能使用的,都收集起來放在廟中,或者埋在土中建立石碑,用來養成尊崇文化和藝術的風氣。現在這種風氣泯滅了,讓人感慨!

重師道

臺灣這個地方,是清國在南部新開辟的地區。依據到這裡的人,大都是商人、農民、漁民等。所以讀書人不是很多。但是有經濟能力的人,大都會聘請教師教育子女,稱教師為「先生」,非常尊重。教師和學生情誼深厚,不像日本現在風氣,師生之情漸如路人。

評論:做學問重要的地方沒有甚麼,就在於重師道。即使只有稍微的輕視教師的風氣,讀書萬又有甚麼意義呢?

(待續)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