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我的鄉愁在臺灣(11)

妻子和女兒

接上文:夏小強:我的鄉愁在臺灣(10)

離開泰國

全球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連續多日在當地的泰國大使館前抗議,要求泰國政府釋放被關押在泰國移民局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此舉給泰國政府造成很大的壓力。泰國政府因此和聯合國難民署緊急磋商,加快了對被抓法輪功學員這四個家庭成員前往第三國安置程序的速度。

第一個被第三國緊急接收的是法輪功學員黃國華,他和四歲的女兒黃穎(小開心)被新西蘭政府接收,已經定于將在2006年1月15日離開泰國,飛往新西蘭。

黃國華的妻子羅織湘,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2002年11月22日,在廣州家中遭中共廣州市天河區「610」祕密警察非法綁架送進黃埔戒毒所強制洗腦,12月4日,被迫害致死。當時羅織湘年僅29歲,死時已懷有三個月身孕。羅織湘生前是一名建築工程師。

2004年8月,黃國華逃亡到泰國,首次向外界披露他年輕的妻子、未出世的孩子在廣州慘遭迫害致死的詳細經历和細節,呼籲國際社會展開調查,懲辦兇手。(詳情請看:共產中國逃亡者的回憶錄——一個真實的故事)

2006年1月1日,是我在泰國度過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新年。1月2日晚上,在泰國工作的加拿大法輪功學員Jan和Cindy夫婦,請我們去電影院看電影,這是我在泰國看過的唯一一部電影,《納尼亞傳奇》。

1月12日,我去移民局監獄探視妻子,她從移民局官員處得知,我們一家三口和被關押的另外兩個家庭,都已經被第三國挪威政府接收為難民,我們將在本月23號離開泰國去挪威。而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將被泰國方面在登機前直接從移民局監獄送往機場。

我離開泰國的日子進入了倒計時。我帶著女兒,最后一次來到了芭堤雅,最后一次來到熟悉的海灘碼頭,最后一次向中國游客發放了報紙《九評》。

2006年1月最后一次去芭堤雅海灘碼頭發《九評》,和女兒在碼頭合影,身后是載有中國游客的游船。

2006年1月15日下午4时,在泰国曼谷国际机场候机大厅,我和泰国的近40名法轮功学员为即将赴新西兰的法轮功学员黄国华和他4岁的女儿小开心送行。

黃國華父女與送行的法輪功學員在機場合影

小開心(前排右二)跟送行的泰國大法小弟子們合影,前排右三是我女兒。

我們離開泰國飛往挪威的日期已經確定,三個家庭的8名法輪功學員,將乘坐2006年1月23日晚上其實是24日凌晨12點20分的航班前往挪威。1月23日晚上九點,在泰國曼谷國際機場,幾十名泰國法輪功學員,為我們送行。

前來送行的泰國法輪功學員在機場舉起了「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以及「感謝挪威接受法輪功學員」等標語牌。到機場的還有泰國民族報NATION、大紀元時報、新唐人等媒體記者。下邊的照片記錄了當時的場景。

離開媽媽38天的女兒在機場與我的妻子相見的瞬間。

離開媽媽38天的女兒在機場與我的妻子相見的瞬間,妻子在機場安慰哭泣的女兒。


離開媽媽38天的女兒在機場與我的妻子相見的瞬間,妻子在機場安慰哭泣的女兒。


在機場和送行的泰國法輪功學員合影。


感謝挪威政府。


女兒接受新唐人電視臺記者采訪。


在機場和送行的泰國法輪功學員合影


在機場和送行的泰國法輪功學員合影


在機場和送行的法輪功學員合影

在機場和送行的張孟業先生和羅慕欒女士合影。

最后一張照片中的法輪功學員張孟業先生,曾是中共前黨魁胡錦濤的同學,在我離開泰國幾個月之后遭遇離奇車禍不幸去世。(詳情請見:胡锦涛清华同学遗孀控告江泽民。)

要登機了,我們向送行的泰國法輪功學員們揮手告別。在泰國生活的短短的8個多月的時間,成為我生命中重要的刻骨銘心的一段經歷,泰國法輪功學員們以及在泰國結識的一些朋友對我無私的幫助和支持,使我永生難忘。我何時能重返泰國重游故地拜訪故人呢?

飛機起飛了,等待我們一家三口的是未知的挪威生活。我坐在飛機上,驀然回首,思緒飄向了中國。我在中國生活的種種,開始浮現……(待續)

本文為「看臺灣」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並放上原文鏈接。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