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我的鄉愁在臺灣(3)

曼谷 UN

接前文:夏小強:我的鄉愁在臺灣(2)

成為難民

2005年5月3日,我一家三口落地曼谷,開始了海外流亡生活的第一站。

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們住在了離機場不太遠的曼谷市郊的一處民居,這裡距離市中心有至少一個小時的車程。

到了曼谷我才知道,泰國竟然是這十幾年來在中國遭到當局迫害者的逃亡聚集地和通往西方國家的中轉站。因為在泰國設有聯合國難民署(UN),可以接納在某些國家遭到迫害的人士,成為聯合國的難民。

曼谷聯合國難民署

根據聯合國公約,難民是指有正當理由由於其種族,宗教,國籍,政治見解或於某一特殊團體遭到迫害,因而逃離了他或她的本國,並且由於此原因而不能或不願回國的人。

在曼谷居住著過萬的來自亞洲周邊國家如緬甸、柬埔寨、寮國、北韓以及中國的難民申請者。來自中國的有上千人,主要是受迫害的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基督教地下教會成員以及法輪功學員等。https://www.seetaiwan.net

我到曼谷後,在朋友的幫助下,和當地的法輪功佛學會取得了聯繫,和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也都見了面。

在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到2005年,曼谷當地還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堅持修煉和參加法輪功的各項活動。另外,還有幾十個和我一樣從中國大陸不同省份來到泰國申請避難的法輪功學員,生活在曼谷。

每天早晨,在曼谷的法輪功學員都在曼谷的倫披尼公園公園煉功。

除了中國以外的大部分國家,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公開自由煉功的畫面。

在我到達曼谷幾天之後,就開始向聯合國難民署遞交了難民申請,等待著第一次的面談。

從我租住的地方,要去市中心的聯合國難民署,頗費時間。首先,要步行近10分鐘走到通往大道的候車處,在這裡坐上一種叫做雙條車的交通車。

雙條車在泰國的大街小巷都能看見,和泰國公交一樣,招手即停。 由於車型較小,一般內可以坐8-11個人,有時尾的踏板還會站2人。 乘客只能通過敞開的後門進入內,入座後可以與對面的乘客聊天交流,車內有停車按鈕,隨時可以停車。坐上5分鐘的雙條車,就到了公路的通往市區的汽車站。這段雙條車路程的車費是6泰銖。

曼谷的公交車有兩種,一種是沒有空調的較舊的小型客車,一種是帶有空調的大巴。不少不帶空調的小客車,開起來就感覺像在坐過山車,可以體驗游樂場的樂趣。https://www.seetaiwan.net

每次坐車到曼谷市區,都要經過曼谷市的地標建築——勝利廣場紀念牌,這裡也是全市公交車的中轉站。

聯合國難民署,每天都有來自泰國周邊國家的難民申請者在這裡等待面談。我的面試官是一個美國官員,每一個面試者配備一個翻譯。面試的內容主要是根據申請避難者的材料,來判斷是否符合庇護的條件。獲得聯合國庇護資格要符合兩個基本條件:第一,申請者所在國家存在危險或者在其國家遭到迫害;第二,申請者如果返回母國,將會遭到迫害和危險。

我在向聯合國難民署遞交的申請庇護材料中,有我兩次遭受中共勞教迫害的詳細經历和相關證據,同時還附有明慧網對我遭到中共迫害的消息報道。兩次面談,聯合國官員對我的經历和情況做了較為詳細的詢問和查證之後,在我到達泰國四個月之後,也就是2005年9月,我和妻子、女兒三人,都獲得了聯合國難民身份。

成為聯合國難民後,我們一家三口人可以從聯合國難民署每月得到大約5000泰銖的生活費,在當時合大約1000元人民幣。這些錢可以維持基本的生活。我們在曼谷市郊租住的較便宜的房子,每月200元人民幣,帶一個小衛生間的房子,加上水電每月250元,剩下的錢吃飯基本夠用。

在泰國,如果沒有積蓄也沒有獲得難民資格的人,也會有飯吃。因為個泰國是佛教國家,眾多的廟宇每天都有免費的食物供給乞討者,在泰國,人沒有被餓死的。

我在泰國短暫的難民生活開始了。(待續)

本文為「看臺灣」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並放上原文鏈接。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