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盤獨出月荒涼——記1948年故宮文物遷臺

故宮文物

文:菜鳥阿伊古

導言:1948年是南京國民政府在大陸統治總崩潰的決口之年,這一年國統區的黨務政治、戰事軍情、經濟民生、社會世相不可不謂光怪陸離,頗值得後世體會玩味。這裡筆者只截取1948年的幾個历史橫截面,供讀者朋友們解剖觀察。

引子

1935年11月28日,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在英國倫敦的皇家美術學院百靈頓堂正式開幕。參展的中國藝術品多達3000餘件,分別來自240餘個收藏機構和收藏家。許多人從德國、意大利、法國、比利時、奧地利和美國專程前來觀展。

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場景

英國政府舉辦此次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旨在慶賀英國國王喬治五世繼位25周年大慶,同時借機加深中英之間的文化交流。

英國方面由「英國大學中國委員會」和倫敦學術人士發出參展邀請,民國駐英大使郭泰祺向國內報告,認為中國文化對外宣傳不多,現在英方提議舉辦中國藝術品專門展覽,有助於宣傳中國文化,提高民國政府聲譽,使西人對危亡的中國有新的了解。

拆箱檢查文物中的中英人員

經過反複權衡,國民政府決定應邀參展,從故宮南遷文物中「選取書畫金石陶瓷各項珍品,運往英倫」。經協商,中英雙方決定組成由「兩國元首為監理,兩國行政首長為名譽會長」的高級別展覽理事會。中國參展文物由英國皇家海軍派軍艦護送。

中國文物前往英國的路線圖

其實針對此次故宮文物赴英參展,有許多中國學者持反對意見。

一是認為遠渡重洋,有沉船或遇盜的風險;二是倫敦氣候多霧潮濕,不利於文物養護。

1935年7月,中英雙方人員正在拆卸到達倫敦的文物

此外,當時正值日本侵華,中國文物流失海外情況嚴重,有人擔心國府是想用故宮文物換軍火以抗日。

1935年春,中英雙方代表幾度複選,最後確定了參展藝術珍品共計1022件:

其中,故宮博物院選送藏品最豐富,共735件,其中書畫170件,瓷器352件,玉器60件,銅器60件,琺琅16件,織繡28件,剔紅5件,折扇20件,雜件5件。

其餘依次為中央研究院113件,私人收藏家張乃驥65件,北平圖書館50件,古物陳列所57件,河南省博物館8件,安徽圖書館4件。

國府決定對赴英文物展覽公示。在文物出國前,先在上海外灘中國銀行倉庫公開展覽。歸國之後,還在南京進行了展覽,以示完璧歸趙。

但這些故宮研究員們萬萬沒有想到,等到1948年年底,會有一場更倉促、更狼狽的文物搬遷在等著他們。

而這次搬遷文物主體就是35年赴英展覽展品。

下一個目的地將是臺灣,從此隔海已無家。

一、決定命運的理事會議

1948年11月2日,沈陽解放標志著遼沈戰役結束,東北國軍全滅;

1948年11月8日,第三綏靖區副司令張克俠、何基灃率兩萬三千官兵在賈汪起義投共;

隨著戰局急劇惡化,整個中華民國的前途都變得渺茫起來。故宮博物院的文物到底走不走,成為每個文博界人士都在關註的問題。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後,日軍南下華北,故宮文物克服重重阻力,分三路南下,最終均遷往四川境內。抗戰勝利後,1947年12月,文物回到南京,存放在朝天宮庫房。

抗戰前,集聚在午門前預備南遷的故宮文物

原本的計劃將文物運回北京,但戰爭的爆發使北運計劃擱淺下來。剛剛安生沒幾年,故宮文物又得搬運到底合不合適呢?

當時故宮理事長翁文灝反對遷移文物,他認為,如果遷移文物會對民眾心理造成不良影嚮,甚至波及國內和平的可能性。但國府的教育部官員和故宮博物院人員,主張盡早搬遷文物以防戰火波及出現不測。

翁文灝,著名學者,輔仁大學教授,是中國最早期的地質學家之一。中國第一位地質學博士,1948年更擔任行憲後首任行政院長。不過在任期間推出金圓券,引起金融混亂和惡性通脹,聲名大壞而下臺。

進入11月,要求文物避難的聲音愈來愈大,以至於反對遷移的翁文灝也動搖起來。11月6日,教育部次長、故宮博物院理事杭立武找到翁文灝,提出由他出面主持召集故宮理事會商議此事時,翁文灝同意了。

1948年11月10日。

故宮博物院理事長翁文灝邀集朱家驊、王世傑、傅斯年、徐鴻寶、李濟、蔣複璁和杭立武等常務理事在其家中召開緊急會議。

徐鴻寶,浙江金華人。光緒26年考入山西大學堂,專攻化學,在校期間著有《無機化學》和《定性分析》。曾任清史館纂修、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後任京師圖書館主任、北京圖書館採訪部主任、中央博物院理事、故宮博物院古物館館長。

雖然是非正式會議,但卻是左右故宮文物命運的一次討論,所以現場氣氛緊張。經過長時間激辯,除翁文灝猶豫外,其他出席者全部同意挑選一批故宮文物精品運至臺灣。

眾人集議商定:並形成了三條決議:1、故宮文物迅速遷臺;2、中央圖書館的藏書和文物一並遷臺;3、中央研究院历史語言研究所的圖書與文物也一起遷臺。所有物資分三批陸續運往臺灣。運送工作由理事會祕書杭立武負責。

杭立武,畢業於金陵大學文學院,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安徽省公費留學名額,曾任安徽籍國大代表,赴臺後任國立編譯館館長。

中博院總幹事曾昭燏代表中國參加聯合國博物館協會,聽說文物將運往臺灣,她認為十分不妥,於12月7日致函籌備處主任杭立武:「運出文物在途中或到臺之後,萬一有何損失則主持此事者,永為民族罪人,職對此事雖無責任,然為本院保管文物已七八年,對於諸物有濃厚之感情,知有各種危險,豈可緘然」。

曾昭燏,曾國藩弟曾國潢的曾孫女,著名考古學家,內戰期間拒絕赴臺。1964年罹患抑鬱癥自殺。

中研院社會所所長陶孟和得知文物圖書運臺的消息後,在1949年3月6日的《大公報》上發表署名文章《搬回古物圖書》。他說,對於這種搬遷,「我們積極地反對,我們嚴厲地予以斥責。我們主張應該由政府盡速將它運回」,「這些古物與圖書決不是屬於任何個人,任何黨派」,「它們是屬於國家的,屬於整個民族的,屬於一切人民的」。

二、匆匆忙忙的挑選文物

11月10日會議20多天後,故宮和中央博物院舉行了關於文物遷臺的兩院理事聯席會議,決定由故宮博物院、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中央圖書館、中央研究院历史語言研究所和外交部五家單位各出一人組成「五機關聯合辦事處」,全權負責搶運兩院文物赴臺事宜,同時,國立北平圖書館珍藏的明清繪本和軍用地圖18箱,國府外交部的重要檔案國際條約文本也隨同兩院文物一起運臺。

五機關聯合辦事處主要包括五位大佬:

杭立武;傅斯年;朱家驊;李濟;王世傑。

李濟,被認為是「中國考古學之父」。所主持的河南安陽殷墟發掘,使殷商文化由傳說變為信史。

其中杭立武擔任主任,負責籌款、接洽商船和協調運輸等。

所有的運輸都由國民黨軍方控制。蔣介石很贊同文物運臺的決定,專門撥出一筆800萬元的款子用於這項計劃。

聯合保管處利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緊張制定了文物遷臺方案:

(一)故宮文物

除故宮理事級高官外,負責挑選運臺文物的還有號稱「故宮四大金剛」的專家:書法專家莊尚嚴、瓷器專家吳玉璋、圖書專家梁廷偉以及玉器專家那志良,他們從堆積如山的文物箱中抽出自己眼中的精品。

運臺文物的第一批,以1935年在倫敦展示的80箱故宮精品為主,另挑選故宮南遷藏品,湊齊300餘箱先運往臺灣。包括:米芾的《春山瑞松圖》、宋徽宗的《池塘晚秋圖卷》、趙孟頫的《重江曡嶂圖》、唐寅的《山路松聲圖》,以及毛公鼎等重器。

毛公鼎

臺北故宮藏元代趙孟頫《重江曡嶂圖》

趙佶《池塘秋晚圖》

(二)中央博物館和中央圖書館

國府帶走中央博物院文物120箱,中央圖書館精選所藏善本圖書,共計644箱。其中包括201部宋本、5部金本、230部元本、6219部明本、1部《嘉興藏》經、344部清本、483部稿本、446部批校本、2586部抄本、273部高麗本、330部日本刊本、2部安南刊本及153卷敦煌音經等。

(三)中央研究院历史語言研究所

中研院將史語所和數學所的圖書、文物和儀器遷到臺灣,包括殷墟考古出土的甲骨文和銅器、漢代居延漢簡、宋代以來的善本書、明清內閣大庫檔案、拓片7萬紙、民間文學逾萬冊,和中西文圖書約15萬冊,裝了兩千多箱,分三批遷臺。

1930年,西北科學考察團中在額濟納河流域,對漢代烽燧遺址調查挖掘,出土簡牘一萬餘支。出土4422支。這批漢簡現藏臺灣「中央研究院」。延漢簡對研究漢朝的文書檔案制度、政治制度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史譽其為20世紀中國檔案界的「四大發現」之一。「

民國17-26年間,史語所在河南安陽的殷墟遺址,一共進行了15次發掘。在洹河北岸的西北岡高地,共發掘出11座大墓與1300餘座小墓,挖掘了大量的甲骨和青銅器。

明清內閣大庫檔案藏,高宗純皇帝傳位詔書,乾隆六十年封顒琰(嘉慶)為皇太子

三、緊張異常的遷臺渡海

1948年12月22日,國民黨海軍登陸艦「中鼎號」在南京下關碼頭等候,執行第一批文物遷臺任務。押運總負責人是李濟。故宮莊尚嚴、劉奉璋、申若俠與中博院籌備處譚旦冏、麥志誠,以及中研院史語所以及中央圖書館的人員一起在登船。

抗戰勝利後, 美國海軍將二戰大量建造的各式登陸艦艇援助盟友, 包括坦克登陸艦、中型登陸艦、步兵登陸艇、坦克登陸艇等四型。蔣介石核定這四種登陸艦艇分別以「中、美、聯、合」為命名。中鼎號為舷號為203。

「中鼎號」是登陸艦,並不太大,不過船艙內有較大的空地放文物,共載運了故宮博物院文物320箱,「中央博物院」籌備處212箱,中研院史語所120箱、中央圖書館60箱,以及國府外交部檔案60箱,共計772箱。所有文物裝在木頭箱子裡,於12月21日裝船完畢。

中鼎號後用於在澎湖運送物資給養

其實,12月21日還有個小插曲,文物裝船當天,海軍人員聽說有船要開到臺灣,竟帶著眷屬先趕到了碼頭。船上工作人員不知如何阻止,就放任他們上了船,他們各自尋覓地方,如入無人之境。等到文物到了碼頭,整個甲板上竟然已經無一處空隙。

前來巡視文物裝卸的傅斯年發現,「中鼎號」竟變成了「難民船」,實在是氣不過,他驅車直奔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的辦公室。

傅斯年,熱衷於國民政治,其鮮明的意識形態趨向和對國府的批評式參與,使他成為一個刺蝟式的人物:可以拋出去紮人,抱在懷裡難受。

桂永清知道事態嚴重,只好親自上船處理。他一個個勸導,希望海軍眷屬以文物為重。表示此船只送文物,不搭載無關人員。經過一番苦勸,眷屬們才離紛紛船。但海軍恨得咬牙切齒,宣稱既然跟文物不相幹的都不許上船,要嚴格審查!結果本來有幾個押送文物的人竟也不能上船了。

12月22日海峽天氣陰沉,海面風強浪高,壞了一個推進器的「中鼎號」在海中前進,左右前後上下搖晃……5天後,12月26日「中鼎號」登陸臺灣基隆港,文物卸下後先保管於楊梅一家運輸公司的倉庫。

1954年6月,蔣介石任命桂永清為參謀總長。7月1日起桂出任參謀總長,視事僅45日。桂永清於8月12日逝世,享年53歲。

由於基隆多雨,新洲多風,高雄、臺南炎熱,氣候溫和又幹燥的只有臺中。經過考察,最後他選中了臺中糖廠倉庫。當時臺中市市長陳宗熙是杭立武金陵大學的同學,而臺中糖廠廠長於升峰碰巧又是中央博物院籌備處譚旦冏的留法同學。有了這層關系,文物順利遷入臺中糖廠的倉庫中。

四、塵埃落定的萬事皆休

第二批1949年1月6日起運,由招商局調派「海滬輪」運輸,由那志良、吳玉璋、梁廷煒、李霖燦、高仁俊等13人押運。所運3502箱中有故宮文物1680箱,1月9日到達基隆。是遷臺文物中最多的一批。不僅有宋元瓷器精品和存在南京的全部青銅器,還包括全套文淵閣《四庫全書》和離藻堂《四庫全書薈要》。這批運走的青銅器和瓷器後來成了臺北故宮的鎮館之寶。

第三批1949年1月29日起運,由海軍部指派「昆侖號」運輸艦載運,原定搬運2,000箱文物,但「昆侖號」一到,海軍眷屬就搶先上船,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於是下令開放官兵臥艙、甲板、餐廳和醫務室等空間容納箱件,終究只能裝載1,248箱文物。由於艙位緊張,以致有728箱無法裝艦。因此航還執行其它任務,不時停靠,直到2月22日才抵基隆。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三批文物運臺的過程中,很多箱件由於無法運送而不得不留了下來。比如像著名的秦代石鼓,由於沒有空位在臨出發時把它放在了碼頭上,盡管都已經精心包裝好了,得以留在了大陸。

石鼓也叫「岐陽石鼓」,是十座刻有文字的石墩,刻於先秦,627年發現於寶雞荒野,現保存在北京故宮博物院石鼓館。由於鼓身上刻鑿的文字珍貴,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石刻文字,历代都極受重視。

自此批文物運出後,第四次運輸還沒有著手的時候,蔣介石就辭去了總統的職位,繼任的李宗仁下令停止所有的文物運送。

至此,他們撤退到臺灣的時候只帶走了南京所有藏品中的大約20%,包括1935年到1936年間在倫敦展出的那80箱故宮精品。

遷臺期間,杭立武也曾令在北平的馬衡院長將留置文物精華分批空運南京,但馬衡借故推托,致使一箱也未運出。(感謝馬衡院長)

五、最後時刻的意外收獲

不過,國府在逃臺的最後關頭還奇跡般地獲得了一些珍品。

1949年12月9日,成都新津機場停了一架飛機。它是國府撤離大陸的最後一批飛機之一。機上乘客有閻錫山、朱家驊、陳立夫、賈景德以及杭立武。

官員們帶上了全部家當,閻錫山更是帶著兩大箱黃金。機上乘客都為閻的黃金犯發愁。飛機小乘客多,如果閻錫山還要帶上黃金,乘客們可就性命堪憂了。

誓與太原共存亡的閻錫山

杭立武與閻錫山關系不錯,朱家驊和陳立夫找來杭立武勸說閻錫山。杭想出了個主意,由他、朱家驊、陳立夫三人共同簽字給閻錫山寫一封保證書,只要他肯放棄這兩箱黃金,到臺北後由他們懇請蔣介石照原數補給閻,這建議後來被朱家驊否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事情沒有結果,飛機上有多了個不速之客。張大千也要搭機飛臺,而且帶了許多書畫同行。

杭立武深知敦煌臨摹壁畫的價值,但眼前的這架已經嚴重超載的飛機卻再也載不下一個人和78 幅畫的重量了。朱家驊和陳立夫對杭立武說:「保護文物是你的責任,你要履責,我們不反對。你去說服閻錫山丟下黃金,把張大千和他的畫帶走吧。」

萬般無奈之下,杭立武轉身從飛機上拿下了自己的行李,對張大千說:” 這裡有二十幾兩黃金,是我的全部積蓄,現在我把它丟下來,運你的畫去臺灣。但是,我有一個條件,這個畫將來不屬於你,你要捐給故宮博物院,捐給政府。”

張大千帶往臺灣的敦煌莫高窟臨摹繪像

到臺北之後,杭立武便將那78 幅畫交給「” 兩院館聯合管理處」保管。交接時進行清點,發現那78 幅畫作中有62 幅是敦煌臨摹壁畫,其餘16 幅是張大千私人收藏的古畫。

據杭立武的記載:「他(張大千)匆忙中撿出七十餘幀,請搭此機空運臺灣,以保存國家文化。但那時飛機載重已達飽和,駕駛人員不答應再增加重量,在此情形下,我為保存重要文物,決定拋棄了我的行李三件,以換載張大千的國畫。惟當時我提一條件,這批國畫運到臺灣後,請他贈予政府,張氏立表同意,當時就寫了一張名片,作為贈送的證明。」

後記

1959年12月7日,兩院理事聯席會議於常務理事會提議於臺北興建現代化博物館,由兩院共同理事會理事長王雲五經請行政院院長陳誠同意撥款新臺幣6,200萬元興建。

1962年6月18日臺北故宮舉行了開工奠基儀式,主體在1965年8月落成,同年11月12日孫文百歲冥誕在臺北市士林區現址正式開幕啓用。

2011年6月1日,《富春山居圖》在臺北故宮合璧展出。元代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在清初遭遇火厄、斷為兩截,乃至《剩山圖》(大陸藏)與《無用師卷》(臺北藏)分離360餘載兩圖合璧,終成一代佳話。

臺北故宮博物院一直是大陸游客訪臺必去景點之一。館內來自大陸的翡翠白菜、毛公鼎、肉形石,更成為必看的故宮三寶,被稱為「豬肉白菜鍋」,不知道當年故宮博物院的老人們看到這些熙熙攘攘的大陸游客,會作何感想。

然而,兩岸關系忽熱忽冷,2015年12月底,位於嘉義的臺北故宮南院開幕。」12月30日傍晚,有人突然朝龍和馬獸首上倒紅漆,並書寫「文化統戰」字樣,犯案者說「不做文化上的中國人」。迫於政治壓力,故宮南院將十二生肖獸首拷貝品拆除封存。這一鬧劇才算了結。

未來兩岸故宮文物是否能有更多的合作機會,乃至於歸於統一,都還是充滿了未知數。

正所謂: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裡,東關酸風射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鹹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