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草綠,殘照花開——記1948年民國全運會

1948年民國全運會

文:菜鳥阿伊古

導言:1948年是南京國民政府在大陸統治總崩潰的決口之年,這一年國統區的黨務政治、戰事軍情、經濟民生、社會世相不可不謂光怪陸離,頗值得後世體會玩味。這裡筆者只截取1948年的幾個歷史橫截面,供讀者朋友們解剖觀察。也在這裡發下宏願,但願我開此新坑,能早日把坑填完。

引子

1948年7月29日,英國倫敦,老溫布利球場,人聲鼎沸。

以口吃聞名的喬治六世國王陛下在下午4時鄭重宣布:

第十四屆夏季奧運會開幕了!

作為二次大戰後舉辦的第一屆奧運會,躋身聯合國「五強」的中華民國自然也是空前重視。民國政府共派出33名運動員的代表團,代表團團長為王正廷。

 

民國外交先驅、曾任中國紅十字會會長、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理事長、交通銀行董事、菲律賓交通銀行董事長、太平洋保險公司董事長——王正廷

這33名運動員中26名參加了田徑、籃球、自行車、足球、游泳五個大項的比賽。民國籃球隊在預賽中的成績是3勝2負,而後在落選賽中的成績是2勝1負,最終名列23隊中的第18位。民國足球隊因在預賽中以0比4負於土耳其隊也被淘汰。

沒有一塊獎牌入賬,保持了中華民國的奧運獎牌零記錄。

1948年夏季奧運會開幕式

但實際上,1948年7月底,國民政府已經是焦頭爛額。民國代表團申請的5萬美元,經過幾個月的拖延僅批給了一半。賽完之後,甚至連回國的機票錢也沒有著落,最後還是靠孔祥熙贊助三千美金,團長王正廷四處化緣,代表團這才湊夠回國路費。

這也是民國光複全境後,所參加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奧運會。

 

「哈哈孔」受西式教育影嚮,對體育事業一直很有好感,曾擔任過國際奧委會委員。孔在太穀開辦銘賢學堂時,就設立體育課並親自教授。1918年召開華北運動會時還擔任過翻譯。

其實在兩個月前,民國政府在上海也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異彩紛呈的全國運動會。

當然,這也是民國最後一次在大陸召開全國性運動會。我們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一、艱難異常的籌備工作

按照民國時期的《全國運動大會舉行辦法》規定,「全國運動會每間兩年在首都及各省市輪流舉行一次」,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原定於 1937 年 10 月 10 日「國慶節」在南京舉行。隨著1937年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這屆運動會被無限期延宕下去。

歷屆民國全運會參會人數

1945年抗戰勝利後,重開第七屆全運會的消息不斷出現。加之,1948年英國倫敦將舉辦戰後第一屆國際奧運會,整個民國體育屆在1946至1947年都是興奮異常。

當時的著名體育人士王微若發表《從世運談到全運》一文,提出舉辦全國運動會的必要性說:「我們要產生參加世運會的代表,惟有舉行整個性質的全國運動會,籍此挑選優良選手人才……體育事業關於建國的前途和整個國民健康甚巨。 」

時任上海市教育局長顧毓秀,1997年10月當年他在上海交大的一位學生專程到費城看望了他

1947 年 2 月 ,上海市教育局長顧毓秀牽頭江灣體育場的場長兼聖約翰大學體育長蔣湘青,向教育局體育督學郝更生提出上海市願舉辦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兼為世界運動會選拔人才。當初的計劃,是在1947年10月10日「雙十節」舉辦,恰逢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十周年,應當是很有意義的一個時間。

開運動會嘛,最關鍵的因素無非是兩個,一是修建場地、二是籌措經費。

但當時計劃的主會場江灣體育場被國防部聯勤系統霸占,用於囤積軍用物資。

此外, 由於正值內戰形勢劇變,龐大的軍費尚令國府不堪重負,行政院原計劃補助二十億國幣的辦會費用,也沒了下文。


江灣運動場的建築風格獨特,三座大拱門高達8米,上面分別刻有「國家幹城」、「我武維揚」和「自強不息」三額。東西兩個主席臺作三孔券門仿牌樓形式,用人造白石飾面。

於是, 上海市全運會籌委會在1947年 6 月 13 日發表聲明,第七屆全運會再次延期到1948年舉行。

二、擁擠異常的名譽會長

1948 年 5 月 5 日,籌備一年有餘的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在上海江灣體育場隆重舉行。

1947年不還是說沒錢辦會麼?怎麼到1948年財政更艱難的時刻,反倒有錢舉辦了呢?

答案很簡單:靠自救。

大會籌備經費預算為國幣450億元,國府補助包括上海市50億元及行政院40億元,剩下360億元全賴門票及廣告收入。

因資金短缺,籌委會千方百計籌集資金,門票票價隨物價一起上漲,星期日的游泳門票賣到 40 萬元一張,另有觀賽聯票每張400萬元。僅門票一項就撈到 280 億元。籌委會做廣告買賣,僅可口可樂公司在場內設 4 個大商標旗,比大會會旗還要高,就收入 40 億。大會為多賺門票錢,把比賽場次安排得十分松散以拖延時間。觀眾觀賽還需購買「大便票」和「小便票」,才能解決在會場的內急問題。

正封面是運動會秩序冊,後封面是鞋子廣告

不管怎麼說,比賽終於辦成了。

既然辦成了會,領導們就要來摘果子了。

第七屆全運會會長由教育部長朱家驊擔任。

教育部長朱家驊

副會長兼籌委會主任由上海市市長吳國楨擔任。(可憐的吳市長)

大會名譽會長:(空一格)蔣中正先生。

大會名譽副會長:李宗仁、張群、孫科、居正、戴傳賢、於右任、王雲五、吳鐵城、李文範、周鐘岳、劉哲共11人

大會顧問:杜月笙、王曉籟、陳光甫等22人。

不知道的還以為,國民黨在上海開中常會擴大會議呢!

三、意義非凡的體育標本

開幕式定於下午 3 時開始。 從當天中午 12 時許,市區通往江灣路上車輛就川流不息,四方觀眾如潮湧至體育場。 由於人數太多,交通堵塞現象屢有發生。整個江灣體育場內更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會場四周看臺上,萬頭攢動,坐無隙地。 不少觀眾於清晨起,即攜帶茶水、幹糧預先占定座位,後至者幾無立足之地。 」

 

上海江灣體育中心,原名江灣體育場,曾被譽為「遠東第一體育場」。位於今中國上海市楊浦區淞滬路245號。場內有三大建築:運動場、體育館和游泳池,其中以運動場長達千米的環形大看臺分為上下兩層,22級臺階可以容納6萬觀眾,場外更有34個出口,這在當時、甚至現在都是完全的「國際化標準」。

另外有多位國府要員以及外國嘉賓參加開幕式,包括當時的國民政府委員邵力子及其夫人。下午 3 時許,本屆全運會開幕式開始。 會場上白鴿齊飛,飛機遍撒傳單,上書「恭祝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圓滿成功」。

上海市代表團入場

在觀眾的歡呼聲中,各代表團在會旗引導下陸續入場,繞場一周。 貴州代表團在前,之後各個代表團相繼出場。

 

等各單位隊伍排於指定地點之後即舉行升旗,之後由大會田徑總裁判張伯苓宣讀名譽主席蔣中正訓詞。

為了主席訓詞,大會特地舉行了「全運火炬接力長跑」活動。 於 5 月 2 日選拔一火炬手攜蔣親筆訓詞由南京出發,「沿京滬國道,歷湯山、天王寺、宜興、無錫、常熟、太倉、真如等七大站,全程三百八十公裡」 。

火炬接力長跑

雖然訓詞政治味道濃厚,但其中提到「東北的選手,固喜久別重逢,臺灣的選手,更喜回歸祖國。 本屆大會不僅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而且分擔起世界的任務。 ……把在大會上的和諧情感,帶回各自選手故鄉,使我全民族的心情得到更親切交流,更真摯團結,鼓舞起愛好運動的風氣,使我們國民體育獲得迎頭趕上的地步,這是中正對 於全運大會最熱切的期望。 

火炬接力的具體情況

四、五花八門的參賽隊伍

 

該屆參賽團體共有55個,遠超過第六屆的38個,甚至最後一個西康代表團於開賽前一天才報到,其中有7個為海外華僑單位,包括香港、印尼、馬來亞、西貢、暹羅、檀香山及多倫多。

參賽的臺灣省代表團

參賽運動員接近2,400名,人數最多為主辦單位上海,有168名男選手及及74名女選手合共242名健兒參賽,而多倫多、遼北、松江、合江、興安及黑龍江均只有一名選手出戰。

 

這55個代表團實在是五花八門,有內省、外僑、特別市、軍隊各兵種、還有警察。充分體現了中華民國大雜燴的政權特徵。

看臺上參觀全運會之彝族觀光團速寫

由於時間有限,第七屆全運會絕大多數代表團都沒有舉行本省的預選賽。諸如當時的熱河省,已經有將近的一半的縣被共軍控制,實在是不可能科學的選拔隊員。

 

空軍代表團獲田徑比賽第二名,受宋美齡優待,空軍代表團全部著美式服裝參賽,顯得十分洋氣。

該屆大會共設有21個比賽項目,男子組12個,女子組有9個,另有9個表演項目。其中田徑項目合一,取消全能及國術,網球單雙打分開,另增加乒乓、摔角、拳擊及舉重4項。該屆球類賽賽事採用淘汰及循環混合制(禍害的源頭),在初賽遭淘汰的隊伍進行落選賽以增加觀摩學習的經驗,而複賽後決出的四強,則以循環積分定名次以減少僥幸奪冠的機會。

 

全運會運動員邨由大會向國防部聯勤總部借水電路中訓團大廈應用,包括「尚廉齋」全幢可容選手1,500人及各單位職員500人住宿、「敬業堂」二樓作為管理人員辦公室、作為選手食堂的「中山館」及供集會娛樂用的「中正堂」。

臺灣代表團在運動員邨「中正堂」合影

射箭是表演項目,但註意觀察你會發現,參賽的臺灣女運動員用的是類似於日本長弓。

五、奇葩橫行的足球大戰

第七屆民國全運會最奇葩的項目,莫過於5月5日開始的足球比賽。

共有21支球隊報名參賽,先編為四個小組分組淘汰,每組第一名進入四強循環賽。

當時,分組各隊情況如下:

甲組:警察、四川、福建、暹羅華僑

乙組:空軍、漢口、浙江、菲律賓華僑、香港、海軍

丙組:上海、湖北、聯勤、大連、河南、廣東

丁組:陸軍、青島、貴州、南京、馬來亞華僑

其實,也就是5支軍警隊、12支內省隊,4支港澳外僑隊。

第七屆全運會空軍隊與漢口隊比賽

奇葩的故事由此開始:

5月7日,空軍對戰浙江隊,浙江隊員被三名空軍球員圍毆

5月9日,上海對戰大連隊,大連隊因被罰球多次遷怒於裁判,13號盧泰昌拳擊裁判徐紹武。大會決定:取消大連隊參賽資格;取消大連隊下屆資格;大連隊賠償裁判醫藥和損失費;並向法院提起刑事訴訟。

5月14日,南京對戰湖北隊,終場前2分鐘湖北隊部分隊員不服裁判判罰,導致比賽未能終場,大會決定取消湖北隊比賽資格,侮辱裁判的燕振華、朱雲濃不得參加下屆全運會。此外,全體裁判集體辭職罷哨,要求安全保障

第七屆全國運動會畫刊

進入決賽圈的是:上海、香港、陸軍和警察隊。(這陣容。。。)

第一輪決賽結果,陸軍隊2:0勝上海隊,香港隊1:1平了警察隊。

5月13日,上海對戰警察隊,上海隊在規定比賽時間逾半小時未到場,作棄權論。上海隊事後解釋,多數隊員因服裝問題,只能4點以後比,大會不同意只能棄權。

5月13日,香港對戰陸軍隊,陸軍組織士兵攜帶槍支入場,香港隊2:0領先後,陸軍指控香港犯規,裁判向陸軍解釋,一名陸軍隊員從後面踹裁判一腳,引起兩隊鬥毆。陸軍球迷大嘩,喊出「要架機槍打香港隊員」。陸軍領隊也沖入場內拔出手搶威逼裁判。最後陸軍領隊抗議香港隊重複上人比賽,大會宣布成績無效。

籃球比賽場景

5月15日,陸軍對戰警察,為防止意外,特邀上海警備司令和警察局長現場坐鎮。由於14日裁判集體罷賽(主要這倆比,誰敢來吹啊),只得由大會裁判組組長江良規親自下場,上海足球裁判會長樂秀榮和南開大學體育主任侯洛荀分任邊裁,還好最後是平局。

如此,香港、陸軍、警察積分相同。經大會裁判組討論決定三個隊都是冠軍。四隊決賽,上海放棄,剩下三個都是冠軍,這恐怕在世界足球史上都是空前絕後的。

第七屆全運會紀念章

大會閉幕後,上海《大公報》總編輯王蕓生曾說過:「······對這次全運會有兩點感想:一是,二是。大會想盡辦法弄錢,······錢的吵鬧,從門票深入到茅房草紙,因此許多糾紛都是由窮而來;除了窮便是兇,觀眾打觀眾,運動員打裁判,抗議紛紛,實在亂得很。」

六、千奇百怪的比賽成績

其實,1948年第七屆全國運動會的比賽成績,在歷屆民國運動會中,有成績不錯的項目,但總體都不是很突出。其中:

男子400米自由泳,陳正南以5分44秒6打破上屆記錄;

游泳比賽現場

男子100米自由泳,吳傳玉以1分30秒3打破上屆記錄,成績提高了23秒;

香港游泳女子名將黃婉貞,一人打破五項全國紀錄,被稱為「小美人魚」;

 

男子100米短跑,冠軍成績為11秒1,還不如上屆的10秒8。

男子田徑團體賽,臺灣隊以總分155.5奪得第一名,第二名空軍代表團僅獲得69分;

男子跳遠冠軍成績為6.47米,而第五屆記錄為6.912米;

男子5000米和10000米兩項冠軍,被上海聾啞人長跑運動員樓文敖一人獨攬;

樓文敖奪冠瞬間

男排、女排比賽,都是三支隊伍並列冠軍,男子網球雙打也判了並列冠軍;

佟佩雲獲得了女子摔跤比賽優勝,佟佩雲是民國「跤王」佟忠義的養女。

1948年5月16日,聲勢浩大的第七屆全國運動會終於落下了帷幕。

此時人在無錫的蔣介石,委托大會主席朱家驊宣布了第七屆全國運動會閉幕。

 

一天後,1948年5月17日,解放軍太岳、晉綏軍區部隊歷時71天,勝利結束臨汾戰役,殲國民黨軍2.5萬人,俘第六集團軍中將副司令兼晉南總指揮梁培璜,控制了晉南全境。

臨汾旅戰後接受檢閱

一周後,1948年5月25日,解放軍戰鬥英雄董存瑞在解放隆化的戰鬥中身亡。

後記

國府如此費心費力舉辦這屆運動會,一是為了彰顯國家統一;二是為了扭轉當時舉國頹唐的失敗主義情緒。但這場耗費巨大的運動會成為國民政府在大陸體育運動的絕唱,讓人不禁感嘆,1948年國府的種種做法充滿了一種「自我祭奠」色彩的悲觀情緒。

正所謂:

傷心莫問前朝事,重上越王臺。鷓鴣啼處,東風草綠,殘照花開。

悵然孤嘯,青山故國,喬木蒼苔。當時明月,依依素影,何處飛來?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