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俄烏戰爭進程重挫中共攻台野心

普京發動的對烏戰爭受挫,和談登場,俄軍總參謀長換人。五天的戰爭進程,及其激發的國際制裁和俄國內反戰浪潮,使普京陷入困境。同時,原要炒作「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甚至還想渾水摸魚的中共,也遭迎頭一棒。本文略談俄烏戰爭進程對中共的兩大震撼。

其一,軍事震撼

俄烏戰爭所顯示的俄軍實力,遠非其所宣傳的強大,也低於美歐的預估;那麼,受俄軍工科技支持和俄軍事政策影響的中共軍力,是不是也要打個問號?

蘇聯解體、俄羅斯復出以來,俄軍實際上也打了不少仗,從車臣戰爭到俄格(格魯吉亞)戰爭,從奪取克裡米亞到對敘利亞內戰的軍事介入,實戰經驗不少,同時也開啟了轟轟烈烈的「新面貌」軍事改革。但是,俄軍在這次俄烏戰爭的表現卻不如人意,這凸顯三點:第一,俄軍遠非俄國防部長紹伊古2021年8月所稱,「三軍主要改革目前整體上已經結束」,「俄軍正在進入世界上最先進、技術最發達的軍隊之列」;其二,僅從軍事角度講,俄當局的這次戰爭決策,存在重大失誤;其三,這次入侵戰爭是非正義的,不得軍心、民心,士氣不振。

對比俄軍,中共軍隊也好不到哪去。第一,共軍幾十年沒打過仗(這點比不上俄軍),腐敗嚴重,戰鬥力到底如何,習當局憂心忡忡。第二,面對中共「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政策性問題」,習大張旗鼓「軍改」,但困難甚大,現在還沒結束,已經延期了;三,中共對台(跨海)作戰難度大大超過俄對烏(大平原)作戰,且美極可能軍事介入(俄烏戰爭中,美則明確表示不會參戰),中共勝算極低;第四,習近平對軍隊的掌控程度不一定超過普京,中共軍方反戰的聲量卻不一定低於俄軍。

總之,迄今的俄烏戰爭很可能已經動搖了中共當局的軍事信心。

其二,制裁震撼

戰前,美國已多次警告普京要侵略烏克蘭。美國、歐盟、英國、北約等等,明確表示,一旦入侵,將嚴厲制裁俄羅斯。普京卻有另一種思路(中共也是如此,這是拜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所賜):美歐之間存在種種矛盾,如果對烏作戰能夠迅速勝利,俄就具備了一種強大的威懾能力,在既成事實面前,歐盟遲早會向俄妥協,俄能加大美歐之間的裂縫、癱瘓北約,因此俄烏戰爭能使俄成功反制北約東擴、重振大國地位。五天的事實證明,這並不切實際。

第一,俄烏戰爭,不僅沒能分化歐美與西方社會,反而促使西方更加團結。美、英、法、意、德、加、日、歐盟、北約等等西方世界,全部動員起來,不斷提出制裁措施、升高制裁水平。請注意,與俄關係不錯的法德的「轉向」:26日,法國海軍在英吉利海峽扣押了一艘俄羅斯貨船;同日,一直奉行不向衝突地區運送武器的政策的德國,也歷史性的開始向烏克蘭提供武器(1000枚反坦克武器和500枚「毒刺」級地對空導彈;另外,已同意通過荷蘭向烏克蘭提供400枚德國產火箭推進榴彈及14輛裝甲運兵車,通過波蘭供應1萬噸燃料)。

第二,制裁不僅僅針對俄羅斯這個國家,同時也針對普京決策團隊中的個人,還有一些富商。這種「極限施壓」將大大加劇俄政治生態的演變。請注意,對俄制裁中的兩個「核彈級」措施:一是將俄羅斯踢出SWIFT(環球銀行間金融通信協會支付系統),二是對俄羅斯央行實施限制措施(專家稱這可能將讓盧布毀滅性重貶、並讓俄國與北韓、伊朗一樣,失去與「換匯」國際的貿易能力)。這引發了「俄國經濟是否總崩盤」的話題。

第三,歐盟2月27日宣布,計劃採取史無前例的行動,提供資金為烏克蘭購買武器,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稱這是一個「分水嶺時刻」;瑞士則放棄中立,與歐盟一道凍結俄羅斯資產;幾十國宣布對俄航班關閉領空。

第四,為防範俄烏戰事擴大,北約宣布首次啟動快速反應部隊(NRF),以加強其東翼成員的防禦;德國也已決定為一個特殊武裝力量資金提供1000億歐元(約1130億美元),並保證從現在起將自己的國防花費維持在GDP的2%以上。

發動俄烏戰爭,普京自掘陷阱。由此觀之,如果中共攻台,就是把自己拋到空中了。

結語

西方團結對俄之外,國際社會也行動起來。不僅多國爆發抗議集會,28日由193個成員組成的聯合國召開特別緊急會議,開幕時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受害者默哀一分鐘。這是聯合國大會自1982年以來首次召開緊急會議。

西方的集體制裁和國際社會譴責侵略的呼聲,重擊俄羅斯的同時,也使中共不寒而慄。如果中共發動對台戰爭,其所引發的國際制裁和譴責,會有過之吧!

總之,迄今的俄烏戰爭進程及其國際反應,使中共已難渾水摸魚(對烏戰爭與對台戰爭聯動)。「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炒作,正從相反的角度抽中共的臉。

來源  大紀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