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原因——中共全面侵台有多難

七大原因——中共全面侵台有多難

(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被公認為世界第二軍事強國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很多人以為這將是一場速決的「閃電戰」,烏克蘭甚至會不戰而降。結果俄軍損兵折將、戰爭陷入僵局,不得不從基輔撤軍,將重點部署在烏東地區。這很自然地讓人聯想到,如果中共入侵台灣的話,會有什麼結局?

去年,路透社曾有一個深度報導,分析中共入侵台灣可能出現的六種情況:封鎖馬祖、侵犯金門、周邊阻絕、全面封鎖、空中及導彈行動、全面入侵。就前五種方法而言,不太可能迫使台灣放棄自己的主權與自由,因此中共要迫使台灣屈服,可能只剩下全面入侵這一條路。但中共攻台大多是威脅和輿論造勢,若仔細分析,即使是在美軍不參戰、台軍自己防衛的情況下,全面入侵台灣也不太可能成功。

美國華府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研讀了大量中共軍隊內部流傳的攻台戰略文件,同時又遍閱台灣軍方台灣防禦資料,2017年出版《中共攻台大解密》(遠流出版),被美亞太助理國務卿坎貝爾譽為了解台海問題的「必讀之作」。2021年又發表新報告《敵對的港湾:台灣的港口和中共軍隊入侵計劃》(Hostile Harbors: Taiwan’s Ports and PLA Invasion Plans),本文主要參考了易思安的兩部作品,並以半島電視台英語頻道軍事記者亞歷克斯‧加托普洛斯(Alex Gatopoulos)本月初的一篇分析長文為輔,結合多家外媒觀察,為了行文方便,文中出處不再做一一說明。

一、攻打台灣至少需要50萬至200萬部隊

首先,中共若要全面入侵台灣,必須渡海兩棲登陸作戰,這種兩棲作戰,進攻方至少要有3比1的優勢,中共必須派遣規模龐大的部隊,僅此一項,就會使中共望而卻步。

1944年的二戰期間,美軍曾準備攻打駐守台灣的日軍,作為攻打日本本土的跳板,該計劃被稱為「堤路」計劃。美軍參謀部估計,進攻的美軍與防守的日軍之間,人數必須有3比1的優勢,加上台灣多山且城市密集,有利於防守方,因此又調整到5比1的比例。當時日軍守軍10萬人左右,美軍的進攻人數應該是50萬。但「堤路」計劃未能實施,最重要的原因是美軍太平洋戰區兵力不足,另一個是擔心傷亡過大。

1950年,中共計劃讓粟裕負責攻打台灣,準備好50萬部隊登陸作戰,經計算,中共軍隊需要557艘千噸船和2000艘登陸艇,才能運送第一波6萬人的先頭部隊。後來中共在台諜報網絡被完全破獲,海空支持又不夠,粟裕覺得這仗沒法打,準備辭去指揮職務,請毛澤東自己當總指揮。毛自然不幹,粟又要求再增兵17萬,使總兵力達67萬左右,才勉強同意指揮。後因爆發朝鮮戰爭而作罷。

台灣的武裝部隊有訓練有素的19萬名現役軍人,加上26萬的預備役軍人,一共45萬人,如果按照3比1的比例,中共攻台人數至少有135萬人,但更可能是225萬人。這樣龐大的軍隊,可以說是舉國之力,若不能速戰速決取勝,就可能引起中共內部矛盾爆發,或成為中共解體的導火索。因此,若沒有時局的劇烈變化,沒有人敢冒這種風險,承擔戰爭失敗的責任。

而且如此規模的軍隊,僅僅指揮調動,就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根本無法隱藏,一些徵兆會顯露出來:比如中共高層密集召開會議,各兵種開始部署導彈、戰機、炮火,民兵也會動員起來,上海、廣州等大城市實行海空交通管制,大量儲備石油、糧食等,漁船和商船會被改裝成運輸船,船廠會開足馬力生產,東南沿海鐵路、公路出現大量運兵車輛,在對外宣傳上也會更加強硬等等。

觀察到這些徵兆,台灣會很快動員起來,有足夠的時間備戰。

1999年9月10日,中共軍方在靠近台灣的大陸海岸上,進行登陸艇突襲上岸演習。(STR/AFP/Getty Images)

二、台灣海峽難以渡過

即使中共已經準備好作戰部隊了,也必須先渡過台灣海峽,這一步就很難實現,台灣海峽最窄處就有128公里,而且海峽內全年多數時間下風大浪急。

台灣有3000多米的高山與大陸相對峙,使得台灣海峽形成一個「風洞」,每年的3~10月份,北方來的冷空氣呼嘯而下,橫掃台灣海峽。到了夏天,則會有我們所熟知的「颱風」,每年多達6~9個風暴來襲。

台灣海峽在97%的時間內,風浪的強度大到足以影響軍事行動。台灣海峽的海浪平均是1.2米~2.4米,登陸艇和魚雷艇上的武器很難瞄準目標,甚至連船本身操作起來也很困難。一旦上升至6~9米,大型驅逐艦都很難適應。

一年之中,只有兩個時間段適合於登陸台灣,一個是三月底至四月底,一個是九月底到十月底。但四月台灣海峽經常下雨起霧,十月則有秋季颱風。

假設中共攻台部隊在50萬至200萬之間,運輸、後勤保障就會變得異常具有挑戰性。儘管中共可以調用龐大的空運力量,運送數千人的部隊及物質供應,但成功入侵所需的大量士兵和大量物資,如裝甲車、大炮、彈藥、食品、醫療用品和燃料,只能通過海上運輸。

這將需要幾百、幾千隻民用運輸船,民船會拖慢行軍速度,也不適於台灣海峽的海況,還需要數百艘軍艦來保護這支脆弱的巨大艦隊。這支滿載貨物的艦隊將只能緩慢移動,如此規模船隊不可能隱藏起來,正好成為台灣遠程導彈、空中以及潛艇的攻擊目標。

儘管中共海軍、空軍、火箭軍、電子部隊做出了最大的努力,電子干擾,海上封鎖,用大量導彈一波波轟炸台灣軍事基地、雷達、機場、跑道,試圖壓制住台灣的火力,保障渡海所需時間。但只要中共軍艦一出海,就可能迎來台灣導彈的痛擊,台灣自製的「雄風」反艦導彈能超音速航行,能夠給與中共兩棲艦隊致命打擊。藏在深山掩體之中的台灣軍機、東部海域的潛艇以及各種小型的導彈艇也會密集出動,在海峽內擊沉登陸敵艦。

台灣海峽還有許多外島,如馬祖和金門、澎湖列島。這些島嶼都有極強的防禦能力,布滿了反艦和防空導彈、預警雷達系統和訓練有素的部隊。能夠監督入侵艦隊並報告其動向,並破壞運輸船隊。在衝突一開始,就需要數萬名突擊隊員迅速奪取這些島嶼,因此,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台灣及其盟友將立即被告知入侵已經開始。

2022年1月6日,台灣士兵在高雄一個陸軍基地演習時,操作台灣自製的CM-32雲豹裝甲車。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三、兩棲登陸作戰很難成功

假設中共軍隊的艦隊最終艱難地到達台灣海岸線,缺乏重型進攻性武器的先頭部隊,迎接的可能就是被圍堵殲滅的命運。

台灣島整個西部多數地區是人口稠密的城市,住在鋼筋水泥的建築裡,農村地區則遍布水稻田和水塘,剩下的就是縱橫交錯的河流和沼澤地。很少有適合兩棲登陸的海灘,而且海灘大多不寬,很難讓主力部隊全數登陸。

台北、台中和高雄分別位於西海岸的北部、中部和南部,形成一個天然的防禦屏障,可以從周圍的高樓和俯瞰海灘的懸崖上傾瀉密集的子彈,中共軍隊還不得不在密集的市區街道上作戰,任何推進都將變得緩慢。

台灣軍隊已經備戰了幾十年,早就清楚何處應該布防,在可能的登陸地點,布滿了如水雷陣、火牆和海灘障礙物,構建了以地上地下坑道、明堡、暗堡為核心的海岸防禦系統。當中共軍隊準備登陸時,台灣有能力短時間內建立精確而致命的海岸防禦系統,摧毀各種兩棲船隻。

由於台灣的海灘規模太小,難以滿足中共軍隊驚人的運輸需求,中共軍方也缺乏卸載大型運輸工具的專用設施,本身又是容易暴露於敵火的陣地之中。因此,根據其內部研究,台灣的海灘與機場可能只是作為登陸作戰的輔助,是必要先鋒部隊目標,入侵台灣的核心其實以台灣的港口為目標,只有大型港口才能支撐數十萬增援部隊、重型裝甲軍備短時間內大量湧入。

但港口也是台灣軍方的防禦重點,港口常以環環相扣的射擊陣地將其包圍,讓進攻方就算進占港口也難以使用。台灣軍方的戰車、裝甲車、重型火炮都被隱藏在附近的基礎設施中,台灣軍隊由短程地對空導彈、高射炮和電戰設備提供防空保護傘,台灣空軍的戰鬥機,海軍的水雷、反潛戰力、快速攻擊艇,陸軍的武裝直升機、巡航導彈、多管火箭炮,更進一步強化港口防禦。

台方若真的守不住港口,甚至可能擊沉大型貨輪來封鎖港口,即便中共軍隊能夠突破這些屏障,台方甚至打算將石油排入港口海域製造「火海」,甚至炸毀自己的碼頭、起重機、發電廠、燃料庫、供水線等基礎設施,防止港口設施落入入侵者手中。

另外,中共軍隊登陸作戰,面臨的強浪、遭遇台軍炮火襲擊,被台灣海岸部隊殲滅的危險,各種爆炸、血腥殘殺等場面等,也會讓這些從未打過仗、獨生子女政策下的中共軍隊士兵心理崩潰。

圖為2020年7月16日,台灣自製的雷霆2000火箭在漢光演習中發射。(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四、台灣指揮系統和空軍得到極好的保護

在全面衝突中,控制空域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往往是決定性的。

台灣空軍規模雖小,但效率很高,共有411架戰鬥機,近半是現代化的F-16戰鬥機和法國幻影2000戰鬥機。台灣空軍的地勤人員能夠在三小時內修復跑道,快於任何其他軍隊,他們也被要求24小時修理和維護好他們的飛機。

有幾個地下機場深埋在台灣的山脈中,使得台灣的軍機得到了極好的保護。在南部空軍志航基地裡,有寬闊的山底隧道,台灣軍機可以安全地進行加油和重新武裝。

衡山軍事指揮中心建在台北附近山底,可容納數千名人員,保障指揮系統不被破壞。指揮中心還與位於夏威夷的美國印太司令部直接聯繫,接收預警雷達、偵察機和衛星提供的重要數據。

台灣也有備用軍事中心,在北部,空中作戰中心控制著一個由衛星、預警雷達、監聽站和導彈防禦系統組成的複雜網絡,旨在保護台灣的領空。

這些地下基地都是通過隧道和硬線通信連接的,存在多個備份,因此,如果一個綜合體被摧毀,其它綜合體將接管,並繼續在戰鬥中發揮作用。

圖為2021年1月台灣軍隊在新竹基地演習。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五、「豪豬戰略」:「小火力」搞定「大目標」

4月14日,俄羅斯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因起火受損而沉沒,美國國防部高級官員週五(4月15日)表示,這艘軍艦遭到烏克蘭軍方兩枚導彈襲擊。

兩枚導彈就能使造價昂貴的大型巡洋艦沉沒,這種戰法被稱為「不對稱作戰」。

可以設想一下,在侵台最初的幾個小時內,中共將有足夠的導彈和飛機,打擊台灣的空軍基地和跑道、飛機、軍艦、導彈架等大目標,抑制住台灣軍機的出動。

如果在台灣的防禦增加大量的「小火力」,結果可能會不同,這種分布式的、可移動的、廉價的反空和反艦防禦系統,可以大量部署,能夠在最初打擊中倖存下來,並有效抵禦空降或兩棲的入侵。

比如台灣小型導彈艇可以倖存下來,並蜂擁而出,與中共的船隻作戰。可以在通往海灘和港口的路上埋設地雷,小型無人機也可以提供現場情報。

台灣至少從2008年開始考慮這種「不對稱作戰」的「豪豬戰略」,目前這種戰略越來越成熟。

圖為2020年7月16日,台灣自製的雷霆2000火箭在漢光演習中發射。(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六、中共的劣勢和台灣的優勢

中共軍隊服從於黨,不是一支正常的專業軍隊,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盟友和夥伴,中共軍隊必須防守14個鄰國的陸地邊界,幾乎沒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中共軍官只鑽研上級認為政治正確的歷史戰役,只有大獲全勝的兩棲登陸作戰才被研究,無法從失敗中學習經驗。中共軍隊著作審查很嚴,諱言自己會失敗,A計劃之後,沒有B計劃。

而台灣軍隊是一支專業部隊,他們接納美軍的優勢,時時反思自己的困難。台灣常年面對中共的壓力,非常重視國防教育,每所高中、大學都有軍事教官住校,書店則陳列著各種軍事著作。

台灣的防守計劃,又被稱為「固安作戰計劃」,該計劃著眼於「最壞情況」,也就是中共全面入侵台灣而準備的。自1949年起,台灣就視中共軍事兩棲登陸為最大威脅,假象中共出動100萬軍隊和民兵入侵。台灣對警報已習以為常,24小時之內就可以動員30萬預備役軍人。

外界往往會受中共官方的宣傳所欺騙,誇大中共軍隊的實力,比如美國軍事戰略家就忽略中共軍隊的明顯弱點,只看重中共的國防預算、武器射程、裝備數量等可以量化的因素,從其提交的年度報告就可以看出這一點,報告只提供中共軍力資料,卻未提及台灣軍力資料。

中共對自己的軍力評估有兩種,一種是用來對外宣傳,一種是中共軍方內部人員流通的,後者對台灣軍力的評估比較真實,充滿尊敬。要分辨這些資料是否出自中共宣傳人員之手,最快捷的方法是,看看行文之間是否有譏諷嘲弄之詞,一口斷定台灣必敗。

英國國防學者帕特里克‧波特(Patrick Porter)曾有過「火腿煎蛋的困境」(ham omelette dilemma)的比喻,因為要做煎蛋,豬需要付出生命,而雞隻需要下幾個蛋。這意味著,台灣會把中共侵台看作是生存威脅,這會極大刺激台灣的保衛意志,只要看看香港「反送中」期間的香港民眾的反應就可以明白。

更不用說,台灣作為一個繁榮的民主政體,中共一旦攻台,自由世界一定會傾盡全力支持台灣,孤立中共,到時候的巨大的未知數,一定不是中共可以掌控得了的。

2020年1月15日,在台灣南部高雄的一個軍事基地,台灣士兵在演習中與CM-11戰鬥坦克合照。(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七、台灣的盟友:美國和日本

台灣不會單獨作戰。美國已經承諾,如果受到中共的攻擊,會大力援助台灣。

駐紮在日本最南端沖繩島上美國空軍的戰鬥機中隊,能夠在一小時內到達台灣。沖繩島駐紮2萬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又有F-15遠程戰鬥機、預警機中隊、加油機和運輸機組成的強大組合,被訓練來攻擊任何試圖入侵台灣的部隊。

駐紮在日本橫須賀的美國第七艦隊,擁有多達70艘艦艇和潛艇和150架飛機,是設在美國大陸以外的最大艦隊。

在緊急的情況下,美國海軍至少會派出有一個航母打擊群,可能更多。比如,在1996年的台海危機中,美國海軍就派出了兩個航母打擊群和一艘兩棲攻擊艦,威懾中共的導彈射台。

像俄亥俄號或密歇根號這樣的巡航導彈潛艇,將能夠從台海附近浮出水面,用300多枚巡航導彈打擊中國的港口設施、指揮和控制中心、空軍基地、燃料庫和其它關鍵地點,每枚導彈都能在幾乎沒有警告的情況下,摧毀內陸數百公里的目標。

11月21日,在台灣東部的菲律賓海域,美國、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德國海軍啟動了2021年度的ANNUALEX聯合演習。(美國海軍)

台灣海峽是日本海運的生命線,90%的石油、99%礦物、100%的核燃料都要經過台海附近,80%的貨櫃船直接走台灣海峽,每隔10分鐘,就有一艘日本船經過台海地區。這些海域直接影響到日本的生死存亡。

2015年日本已修改了憲法,在「威脅到日本的生存」的情況下,即使本國沒有受到攻擊,甚至可以直接出動自衛隊。日本軍方承認,台灣海峽的任何軍事行動,都會自動引起日本注意,認為如果台灣被攻占,日本的外島將是下一個目標。

日本已經加強了其軍事存在,並與台灣會談,準備在台灣受到攻擊時向其提供援助。比如在石垣島部署了中程防空導彈和反艦導彈,如果需要,能夠迅速支援台灣防禦。

參考資料:

易思安(Ian Easton)《中共攻台大解密》台灣遠流出版社
https://www.aljazeera.com/features/2022/4/4/how-difficult-would-it-be-for-china-to-invade-taiwan
https://thediplomat.com/2021/05/why-a-taiwan-invasion-would-look-nothing-like-d-day/
https://edition.cnn.com/2019/06/23/asia/taiwan-china-invasion-intl-hnk/index.html
https://tnsr.org/2021/12/a-large-number-of-small-things-a-porcupine-strategy-for-taiwan/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aiwan-how-the-porcupine-doctrine-might-help-deter-armed-conflict-with-china-169488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111063001.aspx

來源:大紀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