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晴半雨&十天九夜之臺灣風物志(三):平溪、金瓜石、九份,那些金光閃燿的年代

九份老街

文:方夜語

所謂的金光,在我看來,既是煤炭的黑金,也是誘人的黃金。因為今天所走的這些地方,平溪線、金瓜石和九份都是日據時期的礦區,平溪線就是為了運煤而興建。現在煤礦和金礦早已廢棄,成為游人感受舊日氣息的所在。平溪線更因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而爆紅。

圖片第一站:平溪線三站:菁桐、平溪、十分

一早坐捷運到臺北車站,然後轉臺鐵,經過如五堵、七堵、八堵、暖暖這些稀奇古怪的站名後到達瑞芳站。在瑞芳可不出站,直接買無限隨意乘坐的平溪線一日周游票,52元,然後就等這輛開往春天的列車。

圖片圖片

我們直接先到終點站菁桐,然後再向回走。正值周日,平溪線還是很擁擠的,而且火車間隔時間一般在一個小時,所以要看好時刻表。菁桐的標志,原來應該就是以礦坑來命名的。

圖片

在平溪線各站都能看到的列車員卡通形象。

圖片

天氣炎熱,時雨時晴。來碗芋圓冰休息下。

圖片

鐵路沿線的許願筒,滿滿的祝福。

圖片

菁桐山間仍然保留著當年日本管理者的居住區,如今則是茶館或民宿。

圖片

圖片

菁桐逛完回到平溪。來到平溪,放天燈是這裡的主題。各色人等用各種語言,放飛各種顏色的天燈,放飛各種各樣的祝福和心願。

圖片

圖片

圖片

在平溪老街吃過午飯。看看下一班車還早,就直接搭公車從平溪到十分。十分有瀑布可看,但雨勢突然轉急,只能在靜安吊橋邊避雨。

圖片

圖片

圖片

第二站:金瓜石:山間的神社

從十分坐車回瑞芳,瑞芳出站後就有直接到金瓜石的公車。先經過九份,再往前10分鐘左右就到了金瓜石。這兩個礦區合稱為「金九礦區」,兩個礦區的分界就是基隆山,也叫雞籠山。

圖片

這是有名的金瓜石礦工便當,290新臺幣(便當加茶飲),包裝和便當盒都可帶走(最後帶回了上海)。據說來金瓜石的游客有一半是沖著這個便當來的。不過看過金瓜石,我覺得絕對不虛此行。精彩在後頭。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當年礦區管理者的日式四連棟宿舍。

圖片

臺灣獨有的森氏紅淡比。紅淡比在日本與扁柏和柳杉同被稱為神樹,多在神社種植。開花的圖為網上找的紅淡比的花。

圖片

圖片

說了神社,神社馬上就來。先是一對石燈籠,然後又是一對石燈籠和日本神社標志性的鳥居門。金瓜石神社祭祀的是日本礦業人的守護神,這座神社又被稱為黃金神社。不過原來的主體建築已只剩礎基。今天只剩石燈籠和鳥居來守護當年的神祗。

圖片

圖片

本山五礦入口。因為礦坑就在金瓜石本山,所以得名。

圖片

第三站:九份,越夜越美麗

從金瓜石乘公車到九份,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老街的燈光亮起,九份又開始熱鬧起來。

圖片

圖片

紅糟肉圓是九份的特產,但實在看著沒有食欲。還是來碗賴阿婆的芋圓吧。

圖片

圖片

圖片

從基山街轉入豎崎路,九份最熱鬧的地方到了。一下子像是到了日本,周圍全是講日語的。連茶館的接待先講的都是日語。因為《千與千尋》中那條活色生香的街景正以豎崎路為原型。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全臺灣第一座電影院升平戲院仍在,這座當年紅火的戲院隨著金礦的衰竭而逐漸被冷落。侯孝賢的《悲情城市》曾在此取景。如今九份重新紅火起來,游人如織,似乎臺灣二二八那如史詩般悲情的一頁已經翻了過去。

圖片

聽說九份的貓很多,可惜我只看到石頭的和陶瓷的。

圖片

圖片

最後來張九份的山海景色作為今天的結尾,遠處看過去的是基隆。

圖片

最愛悲情城市裡的那個梁朝偉,無法言說的表情。

圖片

A City Of Sadness

PS:所附音樂是神思者的電影原聲,不過我更喜歡Kindergarten Killer的同名歌曲,沒辦法,就是這麼膚淺。太沉悶的欣賞不來。抄段膚淺的歌詞吧。

我住在一個溫差十分明顯的城市 富到老 窮到死

大概生活就是如此 不公平的事實 同樣的現實 不同的命運

生命還得繼續 我渴望聽到你的音訊

車駛向前 我回頭看你最後一眼 張張手 時間的蔓延 那是我見你的最後一面

最溫暖的擁抱最終還是會化解 分離時我流的淚最終還是被你察覺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