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表白為何要說「我愛您」?

我愛您

文:陳思呈

幾天前,有個小問題與編輯意見相左。我們的採訪稿中對話部分,因為採訪對象年紀比記者大,所以我認為應該使用「」字,編輯則認為出於平等原則,對任何採訪對象都應使用「」字。

我認為如果為了平等而罔顧禮貌,則是矯枉過正。

編輯認為,記者代表的不是個人,而是背後的一個世界,所以用「」並非不禮貌。我們為此查了不少高質量的採訪文章,發現有的用「」有的用「」,眾說紛紜,沒有結論。

 

實話說,即便平時,但凡我在微信上與親近的、年齡略長於我的人聊天,我都在「你」字和「您」字中反複拿捏,頗費思量。「你」字可視為親暱,也可視為冒失,「您」字莊重,卻又生疏。如果我們像英美人那樣,全用YOU,就沒有這麼多的問題了。

但是這個「您」字,可能正好是我們文化中區別於歐美文化的微妙曲折之處。它給我們制造了麻煩,也制造了情趣。它體現了我們對「關系」的敏感、幽微體察,以及豐富層面。

 

這裡說的「關系」,不是指狹義的人際關系,而是一個哲學上的概念。突然想起來,「你」字,本身就是一個被我們忽略了其意味的字眼。我們只視為無色無味的第二人稱代詞,其實,它也許是漢語世界最豐富的字眼。

 

德國宗教哲學家馬丁布伯有一本書就叫《我與你》,寫的就是關系。「經驗世界屈從於原初詞『我-它『,原初詞『我-你』則創造出關系世界」。在馬丁布伯看來,處於關系之中是最值得言說的。

馬丁·布伯(德語:Martin Buber,1878—1965) 代表作品《我與你》

「凡稱述『你』的人都不以事物為對象。因為,有一物則必有他物,『它』與其他的『它』相待,『它』之存在必仰仗他物。

而誦出『你』之時,事物、對象皆不複存在。『你』無待無限。言及『你』之人不據有物。他一無所持。然他處於關系之中。」

向古文字音韻專家老師請教,在文言中,第二人稱代詞有女(汝)、爾、若、而、乃,大約在唐代,爾又加上單人旁,成為「你」字。「你」是一個俗字,常出現在寫本(而非刻本)中。

「您」字,是從「你」字中來。到元代,北京話大致形成和定型,「你」被加上心字底,成為「您」。最初,兩個字是同義的,「您」字多用在古白話作品中,如元曲和話本、傳奇中。

《辭源》中對此略有舉例:[呂仙]點絳唇朝辭曲:「則待看山明水秀,不戀您市曹中物穰人稠。」

《漢語大字典》中舉的例是:《元曲選·張國賓·合汗衫》第一折:您言冬至我疑春。

當「您」字變成「你」字的敬稱,在我與他人的「關系」中,滋味變得複雜,情形變得豐富,像一朵花,從單瓣變為複瓣。它們的區別,絕不僅僅是字典中所說的「作為敬稱」這麼簡單。

/曹禺的《雷雨》話劇片段/

曹禺的《雷雨》是個很好的例子。據統計,四鳳稱父親用您字84次,稱母親用「您」91次,沒有一次用「你」。周萍對後母蘩漪,5次用「您」,147次用「你」,魯大海對母親全用「您」,對繼父魯貴則全用「你」。這些用法,沒有一處是白用的!

一般來講,「您」比「你」更有感情,這個感情,叫敬重。四鳳對父親從「您」改為「你」的時候,都是父親賭博、耍賴時,比如在杏花巷十號的家裡那一節。

/杏花巷十號,魯貴家中/

但有時候,用「您」字則比用「你」更無感情,這無感情,是疏遠,是敵意。如蘩漪和周萍。周萍那147次用「你」,是把蘩漪當成一個暗通情愫的女性來看待的,而那5次用「您」,都是因為有外人(比如周沖或魯貴)在場,那個情況下,蘩漪只能是自己的繼母,這個「您」,就是制造生份。

正因為「您」字是敬稱,所以,它還常用來表達諷刺。《駱駝祥子》中,「哎,您是貴客呀,怎和我們坐在一處。」這裡多少有揶揄,而吵架時若說「對,像您這樣的人」那麼,聽起來只會更憤怒。

/老舍《駱駝祥子》話劇片段/

英美人只用YOU,情形確實比我們簡單得多。但是經查資料,又發現,我對歐洲文化還是無知。

 

英語是德語的簡化版語言,所以,德語替英語保留了像「您」和「你」這樣幽微的繁文縟節。德語中「SIE」與中國的「您」非常相似,而德語的規矩更多,對陌生人或不怎麼熟的人如果沒有稱呼「您」,對方可能會大怒。

在臺灣文化中,情形則更有趣些。一個男士向一個女士表達愛慕,說的是「我愛您」。

 

「您」字在大陸人看來,道貌岸然德高望重,又怎能用於談情說愛?可是此時,卻又因為愛的莊重認真,非「您」不可。可見這個字之於漢語,正如半夏之於中藥,有毒也有奇效。它的分寸感,無法在1500字中說盡。

來源:字媒體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