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和平公園——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02)

二二八和平公園

今天到中山堂附近辦事。停好車,時間還早,於是繞去附近逛逛二二八和平公園(舊名「臺北新公園」)。 初秋時分,有些涼意,公園裡遊客稀疏。上午十點多,在這繁華的臺北中心鬧區,這座公園顯得寧靜, 氣氛安詳。

二二八和平公園

我沿著公園中央的步道走著,遠遠就看見二二八紀念碑。紀念碑位於公園中央處,遊客稀疏,顯得冷清寂寞, 碑前的銅製紀念碑文,因氧化及人為的破壞而磨損,字跡糢糊斑剝不清,勉強可讀,碑文勾勒出這場悲劇的 前因後果。走入紀念碑主體建築底層,環繞於紀念碑周圍池水流向紀念碑中心而來,中心底部陷落成井,水流 便如瀑布瀉下,落至井底時,發出淅瀝之聲,如泣如訴,彷彿五十多年前的冤魂迄今仍在地底下飲泣,控訴著所遭受的 苦難與不幸,不禁有一股悲意從中而生。這正是紀念碑所傳達的理念。任何遊客走進這裏,往中心深井底部俯視時, 看到流水不停,聽到泣聲不已,也應能感受到當年死難者及其家人的哀痛。

人類的紛擾爭鬥,似乎永不止息。在每一時代、每一地方,總是不斷上演著相似的悲劇。我站在二二八紀念碑文前, 也想起昨天晚上電視裏驚心動魄的新聞畫面。

美國紐約世貿中心遭到恐怖份子挾持民航機以自殺式的攻擊而撞毀,估計當時有四、五萬人在該兩棟建築內上班,死傷人數恐將超過萬人。

二二八肇因於省籍衝突,美國遭恐怖份子攻擊,歸究於 複雜的國際政治糾葛,然而受傷的卻是無數無辜的百姓,這種人間悲劇可曾終止? 儒家的大同理想,談了二千年,可曾實現? 不禁讓人深深感慨。

走出二二八紀念碑,發現草地滿是麻雀,雀躍覓食,充滿生機,看來動物世界比起人類社會要單純地許多。 我往公園深處走,發現新公園不但擁有豐富的植物生態,也充滿動物野趣。我遇見近十隻的松鼠在林間蹦跳玩耍覓食。 我靜悄悄地趨近觀賞某隻小松鼠,小松鼠竟不怕陌生人,走至距離約三公尺時,可清楚看到牠臉上可愛的表情,我停下腳步 以避免驚嚇到牠,不料牠竟主動向我迎面而來,幾乎接近我腳下,討食的糢樣,可愛極了。

沒料到今天有此殊遇,身上沒備零食, 牠等了數秒空無結果,頭一搖,失望地返身而去,我驚訝於這鬧區公園裡竟有此如此奇遇。

「一花一世界」,小地方也能帶給人們意想不到的體驗與驚喜。「臺北新公園」,這個對臺北人來說,只是個平常的公園 景點而已。今天短短不到三十分鐘的閒逛,竟看見近十隻松鼠在我面前的樹林間跳躍爬竄,可算是一次驚艷之旅。

旅遊日期:2001.09.12

來源: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