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寒日到虞淵——1948年中華民國副總統選舉記

蔣介石

文:菜鳥阿伊古

導言:1948年是南京國民政府在大陸統治總崩潰的決口之年,這一年國統區的黨務政治、戰事軍情、經濟民生、社會世相不可不謂光怪陸離,頗值得後世體會玩味。這裡筆者只截取1948年的幾個历史橫截面,供讀者朋友們解剖觀察。也在這裡發下宏願,但願我開此新坑,能早日把坑填完。

引子

1948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因為這一年是名副其實的國際選舉年。

1948年2月4日,愛爾蘭舉行國會大選;

1948年4月18日,意大利舉行第一屆共和國議會大選;

1948年5月24日,南非舉行國會大選;

1948年7月20日,大韓民國舉行第一屆大總統選舉;

1948年11月2日,美利堅合眾國舉行第41次總統大選;

1948年杜魯門戰勝杜威,不過報紙提前寫反了
甚至連地廣人稀的紐芬蘭自治領也於1948年6月3日舉行全民公投,決定是否並入加拿大聯邦。

中華民國豈能落後於世界民主之潮流?

於是,在1948年4月19日,這個註定要載入史冊的日子,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統、副總統選舉正式拉開了帷幕。

可誰又能想到,這次轟轟烈烈的選舉也是國民黨政權在中國大陸最後的政治表演。

不過,我們的故事要從兩年前,也就是1946年開始。

一、一波三折的國民大會

事實上,根據孫中山設計的《國民政府建國大綱》,建設國家的程序分為三個階段,即:軍政時期、訓政時期與憲政時期,這也構成了中華民國政治頂層設計的基本路線圖。

1928年10月3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了《訓政綱領》,1931年5月5日的國民大會通過了《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確定了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分立的組織方法,於同年6月1日施行。

1936年5月5日國府公布了《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俗稱五五憲草),本來預定1936年召開的制憲國民大會,也因抗日戰爭爆發而未能如期召開。

1945年抗戰勝利後,國府依據《建國大綱》推進憲政。10月10日,國共兩黨在重慶簽立「雙十協定」,確定和平民主建國綱領,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商討制憲事宜。

1945年的政治協商會議
1946年1月,國民黨、共產黨、民主黨派代表在重慶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大幅度修改了五五憲草。依照政協決議,立法院直接民選產生,監察院職權擴大,且將國體定為聯邦體制,各省制定本省憲制。(如果此方案得以實行,不知道历史會是甚麼結果)

然而,進入1946年,國共之間摩擦愈演愈烈,當年3月中旬國民黨六屆二中全會提議恢複五五憲草,否定政協制憲方案。4月,國共對東北展開軍事爭奪。10月,國共部隊在山西、察哈爾、蘇北等地爆發戰鬥。

此外,圍繞聯合政府的格局,中共堅持要求在改組後的國民政府委員會40個委員名額中,與民盟合占14個名額,以便行使三分之一否決權。而國民黨只同意給13個名額,雙方彼此扯皮毫無解決誠意。

謝若林:是 是沒有否決權的
由於1946年國軍在戰場上處於戰略攻勢,國府順勢宣布中共武裝叛亂,單方面宣布結束訓政時期,糾合民主社會黨、青年黨召開制憲國民大會。中共拒絕參加國民大會,要求國軍退至《一月停戰令》頒布時雙方劃界作為參會前提。(國民黨怎麼可能答應?)

中國民主社會黨黨旗
1947年3月,依據制憲國大三讀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國府宣布將在一年後,即1948年召開首屆國大,選舉總統、副總統

1947年11月中旬,國府舉行「國大代表」選舉,共選舉產生2961名首屆國大代表,總統、副總統選舉的代表基礎正式產生

國大代表魏毅生的代表證
國府公布國大代表名單後,蔣介石於12月21發表了聖誕節廣播講話。熱情洋溢地宣布: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就是耶穌降生一九四七年的聖誕節,將是我們中華民國和全體人民統一獨立平等自由新生機運肇始的一天。我們新憲法特點,就是它保證要把基督教理的基本要素,即個人的尊嚴和自由,普遍的給予我們全國同胞。這個新憲法確認了全國國民的各種自由權利,它在國家統一與自由之下,於一個自由精神中孕育誕生。我們認為新憲法的實施,只是完成建設新中國的最後目標的初步。。。我願全國同胞,憑著信仰和虔誠,共同一致,努力前進。”

南京國民大會堂側的國民大會牌坊
蔣介石這時候信心滿滿,历史仿佛正按照他的劇本順利推進。

二、暗流湧動的行憲國大

但國民黨內部,對於是否在1948年召開第一屆國民大會充滿了矛盾。以國防部長白崇禧為首的大部分高官都反對召開,認為憲政必須在消滅共黨後才能施行,否則只會給共黨武裝鬥爭提供便利

但隨著美國援華局勢逐漸明朗化,特別是魏德邁訪華向蔣介石表示,」實施民主是國際社會潮流,美國政府希望南京政府加快政治民主化「(實際上,幾十年後老美還是老一套)。大受刺激的蔣介石認為,要讓外界不再認為國民政府是一個獨裁專制的政府,只有盡快施行憲政

但隨著行憲國大日期逐漸臨近,國民黨內的自我毀滅因素開始露出苗頭。

國民大會的召開地:南京國民大會堂
蔣介石急於召開國大,但萬萬沒想到,匆匆制定的選舉制度漏洞百出,給自己埋下了無數地雷。

國大行憲會議從一開幕就是不順。

先是開了五次預備會議,都沒有確定主席團名單。

在國大代表選舉中,國民黨中央(蔣嫡系代表)提名的代表中有256名落選。國民黨在1947年12月29日公布《關於國大代表本黨黨員與友黨黨員退讓實施辦法》,要求已經當選的代表讓出128個名額給」中央提名而未中選者「,激起當選代表強烈不滿。

1948年3月29日上午「行憲國民大會」開幕,19個抗議」讓名額「的國大代表準備到國府路(今長江路)上的國民大會堂前絕食靜坐,舉行「護憲自殺大典」。國大代表鄭君邁更絕,到殯儀館半價買了棺材,抬到碑亭巷舉行新聞發布會。鄭君邁坐在棺材前發表演講。宣布如果當局不恢複他的代表合法資格,就把棺材抬到國民大會堂門口,當眾在那裡自殺,不成功,便成仁。當天深夜,陳立夫調來憲兵,把這些絕食代表全部清場,一場自殺鬧劇這才收場。

1948年4月,國民大會會場外的請願隊伍。
好戲其實才剛剛開始。

三、副總統提名糾紛

1948年的副總統選舉,遠比走過場的總統選舉要精彩得多。參加競選副總統候選人共有六人,分別是:

桂系首領、前北平行轅主任、廣西和安徽國大代表領袖李宗仁(國民黨籍);

民望頗高的李宗仁
粵系大佬、國民政府前副主席、立法院院長孫科(國民黨籍);

革命之子的輿論化身:孫科
國民黨元老、湖南、湖北籍國大代表領袖程潛(國民黨籍);

前武漢行營主任程潛
國民黨元老、陝西籍國大代表領袖於右任(國民黨籍);

民國元老於右任
憲政督導委員會會長、東北籍國大代表領袖莫德惠(無黨籍);

莫德惠,滿族,莫塔哈利氏,字柳枕,吉林雙城人。
民社黨元老徐傅霖(民社黨籍)

憲政督導委員會副會長、國民大會籌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徐傅霖
這裡國民黨籍得候選人居然有四位,乍一看,好像是候選人以個人身份自由參選,參選資格與黨籍提名無關。

(一)漏洞百出的提名方式

為應付美國人要求的政治「革新」,顯示國民黨政權的「民主性」和」公開性「,蔣事先宣布:本屆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本黨不提名,由本黨同志在國民大會中依法聯署提名參加競選。1947年3月公布的《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五條也同樣規定,」國民大會代表一百人以上,連署提出副總統候選人。「(裝逼啊)

這樣以來,副總統的提名權不在黨派手裡,而是集中在國大代表手中

1948年南京新街口國民大會代表報到處統計表
蔣介石沒想到,在任何一個成熟的總統制國家,副總統候選人從來都是由總統參選人直接提名,結成競選夥伴參加大選。哪有這種總統、副總統兩套競選隊伍各幹各的奇葩玩法???

美國人也沒這樣搞過啊啊啊啊。

等到1947年年底,國民黨內大佬們把這其中利害關系悟透了,以李宗仁為首的各派系領袖紛紛要求參選副總統謀求政治資本。

(二)李宗仁的競選之路

事實上,早在1947年年底,時任北平行轅主任李宗仁決心在次年參選副總統。為此,李宗仁三次拒絕了蔣介石希望他兼任東北行轅主任的要求。

同為桂系大佬的白崇禧認為,此事關系重大,李宗仁參選副總統最好能得到蔣介石的首肯,否則很可能導致蔣桂雙方關系破裂。

1948年1月初,李宗仁告知白崇禧決定籌建競選事務辦公室,並在南京、上海建立辦事處;

蔣介石得知消息後,感到事情變得嚴重起來,要求白崇禧向李宗仁帶話「你作為軍人首要的職責是剿匪平叛,對於選舉,不宜過多關心;但副總統人選,應該由黨中央提名。」(早幹嘛呢,馬後炮)

但李宗仁此時堅信,美國人視自己為國民黨內的希望,蔣介石已失民心,其領導已成為反動與腐敗的代名詞,而自己是民主與開明的象徵,只要打好反蔣的牌自己的競選之路就大有希望。

1月8日,李宗仁在北平召開記者招待會,公開宣布參選中華民國副總統;

李宗仁提出的競選口號為:「肅清貪污,改革政治,註重民生,鏟除豪門資本」;

蔣介石頓時感到副總統競選玩出圈了,這哪是競選口號啊,這簡直就是反蔣口號,在給共產黨做宣傳啊啊啊啊啊啊。

不過,蔣介石此時也無能為力,只能在日記裡痛罵李宗仁「挾洋以自重、毫無廉恥」;

2月8日,蔣介石約見白崇禧,要求白崇禧說服李宗仁退選,被李宗仁拒絕;

3月11日,李宗仁在北平南海發表競選演說後,隨後南下進京開始準備選站沖刺;

3月下旬,白崇禧、黃紹竑等桂系大佬陸續表態,宣布全力支持李宗仁參選。

1948年國大選舉的現場
李宗仁越發顯示出勢不可擋的力量!

(三)調解提名糾紛的最後努力

1948年3月,蔣介石註意到此前宣布參選的莫德惠、程潛等人根本不是李的對手,為保險起見,蔣介石全力推動孫科參選副總統之位。

4月3日,蔣介石下定決心,親自與李宗仁會面。李宗仁痛斥國民黨在蔣領導下已喪盡民心,若不銳意改革,國府必將被共黨顛覆。如果蔣決意阻止李宗仁參選,則廣西、安徽兩省國大代表將全部退出國民大會。

國民大會公告副總統候選人名單
蔣介石當天又在日記中寫下,受到李宗仁莫大侮辱,李之言論與叛徒無異。

蔣認為形勢嚴峻不能再拖延下去,於是4月4日,蔣介石召集黨內中委召開臨時中央全會。蔣在會上提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都必須由黨內提名。全會上,李宗仁、程潛、於右任據理力爭,宣布參選本屆副總統並不違反黨紀。最後,雙方達成妥協,自下屆選舉起,施行由黨提名,黨員不得自行參選。

蔣這時候認為,只有全力推動廣東實力派和CC派全力支持,孫科才能與李宗仁有一戰的資本。蔣介石召集黃埔系「國大」代表祕訓,稱:「李宗仁競選副總統,無疑將一把利刃插入我的心胸。你們如果是我的學生,是我的忠貞幹部,就應該替我把這柄利刃拔出來。」

四、火力全開的競選大戰

各位候選人獲得競選資格後,選戰隨即進入高潮。從4月20日起,李宗仁、孫科分別包下南京的安樂酒家、龍門酒家,大宴各「省國大」代表,凡戴「國大」徽章的人,不論早、午、晚飯,一律免費招待。短短幾天,李宗仁共花去招待金條一千多根(合金子一萬兩)。除請吃喝外,南京的新都、大華幾家大電影院亦每日有包場招待代表,戲院、舞廳每日有專場為代表開放。

1948年大選的外國觀察團
程潛、於右任和莫德惠、徐傅霖,沒有李宗仁、孫科闊綽,但對各省頭面人物也是都各顯神通。

程潛的競選班子,由何成浚、賀燿祖主持;籌集助選資金一億元,趕寫了《程朱理學的研究》宣傳其政治主張,並組織了「民主政治會」和「憲政實施協進會」,創辦了《民主討論版》雜志,並以《相期無負平生》《國家與地方》《思想與教育》為題發表演講。3月29日第一屆「國大」開幕,程潛等分發其作品《養複園詩集》,謂之為「以文會友」。程潛的競選委員會發言人宣稱:「最後勝利必歸最不雄辯然最誠實的人。」

於右任以書法聞名於世,又沒有多餘的錢賄選,就花了兩周時間寫了兩千副書法《為萬世開太平》和自己的簽名照片,按照選區分送給來訪的國大代表。

於右任的書法競選
(一)難分難解的前兩輪

第一輪投票日,代表進場後每人座位上分發了一份當天出版的《救國日報》。該報刊登了以《敝眷藍妮》為題的文章,記述了孫科與他的情婦藍妮的風流韻事。藍妮為著名交際花,抗戰初與孫科在重慶同居。抗戰勝利後,國民黨中央信托局在上海沒收了一批德國進口的顏料。孫科稱這批顏料是「敝眷藍妮」以求網開一面。此事為桂系抓住炒作,引起一片嘩然。

千嬌百媚的藍妮
受此影嚮,4月20日下午的首輪投票,李宗仁獲得了最高的754票,孫科559票,程潛522票,於右任493票,莫德惠218票,徐傅霖則得到214票。因為沒人過1523票的門檻,依法選前三高票繼續第二輪投票。

孫科豈能善罷甘休?一散會,支持孫科的廣東代表便由薛岳張發奎等率領,前往位於太平北路的《救國日報》社大打出手,將報社搗毀,以解心頭只恨!

《救國日報》總編輯龔德柏
支持孫科的代表開始散布李的謠言,甚麼「李的競選另有政治企圖」;甚麼「桂系準備在李當選後三個月內逼領袖出國」;甚麼「李競選費用是李品仙以保安經費為名從安徽搜刮來的」,還有甚麼「郭德潔飛香港來回販賣黃金、李在北平利用職權高價批售運煤執照』等」;為了勝選,雙方大有撕破臉皮之勢。

1948年4月,副總統候選人孫科在競選嘉賓午餐會演講
4月24日,在依法舉行的第二輪投票中,李宗仁獲得1163票,蔣中正支持的孫科得到945票,而最後一名為程潛616票,依舊沒人過半數

(二)演變成鬧劇的後兩輪

面對第二輪結果,蔣24日親自出馬支持孫科,並令黨務系統發動各路人馬為孫科拉票,同時蔣要求程潛退選,把選票讓給孫科

程潛憋了一肚子邪火,24日當晚宣布:本人已受命放棄競選副總統。

副總統選舉投票現場
李宗仁得到消息後,連夜召集競選團隊開會,決定以退為進,也在25日晨宣布退選。

這樣,候選人僅剩孫科一人,孫科自覺無趣,也只得在25日中午宣布退選。

1948年4月,孫科競選副總統的廣告。
大會只得暫時休會。蔣見此情形,只得召見李宗仁代表白崇禧,表示他並不袒護任何一方,希望李孫程繼續參選。

三人均表示聽候大會決定。在此情況下,大會再於28日舉行第三輪投票,李宗仁得1156票,孫科1040票,程潛則得到515票。但第三輪投票結果仍未有人過半數,於是以李宗仁與孫科為兩位候選人的副總統第四輪投票,於隔日繼續舉行。

閩澳同胞祝中華民國副總統就職典禮大會
在第四輪「相對多數當選」;且只有兩位候選人的這次副總統投票中,李宗仁獲得1438票,孫科則得到1295票。李宗仁雖沒有過半數,但依法(選舉法第五條,準用該法第四條第三項)獲得該選舉的勝利。最後,中華民國行憲後第一任副總統產生,桂系首領李宗仁打敗蔣支持的孫科獲得當選。

第四輪投票結果
就在國府轟轟烈烈舉行副總統選舉時,1948年5月15日,孔憲榮作為松江省安圖縣代表到南京參加國民大會,向國民黨當局進言,希望檢討軍事以挽救東北危局,但遭到國民黨百般冷落。1948年5月23日,孔憲榮留下了「為東北人受氣而屍諫」的遺書,在所住的南京夫子廟自縊身亡。

不過,國府要人們沒把這件小事放在心上。

李宗仁當選國民政府的第一任副總統,標志著國民黨內蔣桂矛盾的總爆發。然而事實上,此時的國民政府也是泥足巨人,脆弱不堪。

瘋狂慶祝得李宗仁夫婦
5月20日,國府舉行正式的正副總統就職大典當選為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的國府大佬聚坐在一起,心懷各自的小算盤,但他們不知道留給這個脆弱新生政府的時間已經沒有多久了。

上海的《前線日報》在5月21日寫下對第一屆」行憲政府「評論員文章:「天下從此多事矣,我們且等待狂潮的到來」!

正所謂:

南人不相宋家傳,自詡津橋驚杜鵑。

辛苦李虞文陸輩,追隨寒日到虞淵。

💰 打賞